今日突发,悉大百年考试树倒塌“内幕”

今日突发,悉大百年考试树倒塌“内幕”。

附图是昨天我拍到的照片,悉尼大学考试树下,聚集悉大校长(白衣男:Vice Chancellor, Michael Spence),副校长(西装男,DVCR, Duncan Ivison),和校监(条纹衫女,Chancellor,Belinda Hutchinson)。

三位悉大重量级人物在此谈笑风生,造成地面沉降,终于百年老树轰然倒下。

mmexport1477703681366-01

mmexport1477702808143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澳洲的授课型工学硕士和研究型硕士

最近碰到好几个案例,都是国内工程系本科毕业,到澳洲读硕士研究生。但是来了以后,才发现自己选的学位是授课型硕士(Master by course),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研究生 (Master by research)。

这个传统意义上的研究生学位,在澳洲叫 Higer Degree by Research (HDR),授予学位 Master of Philosophy (两年), Doctor of Philosophy(三年半)。申请起来难度相对高,需要先找导师(supervisor),选好课题,然后一般对成绩要求也高。

相比而言,澳洲现在流行的授课型工学硕士学位,一般有两种,各个学校的命名不同。在悉尼大学,一种叫 Master of Engineering (ME,两年左右),还有一种 Master of Professional Engineer (MPE,三年左右)。尤其后者,名称比较好听,毕业后可以申请澳洲工程师协会会员,也有一定的优势,吸引很多海外的学生。

业内人士都是清楚的,研究型硕士的含金量比授课型的高很多。授课型的课程选择不多,部分课程都是和本地的本科生一起上大课,而不是更进阶的内容。很多新生刚到就发现这个特点,着急转程序。可是两者之间没有一个直接的通道,主要是两个程序之间的要求不同。一般要求先退学再申请,然后学生签证类型也有一定差别。

所以来之前,先自己查好资料,勤用Google(哦,好像国内用不了),而不是百度。后者给你的搜索信息都是中介信息。把自己的未来选择交给百度和中介,这个也是这些问题的根源所在吧。

悉尼大学研究型硕士网页:
http://sydney.edu.au/study/find-a-course/postgraduate-research.html
http://sydney.edu.au/research_support/students/index.shtml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在读《木心纪念专号》

上个周末,发现书架上一本书,去年年初从国内带来澳洲的,到现在还是带着外包装的塑料纸。书名是《木心纪念专号》,同事还买回来的《文学回忆录》倒是早早读完了。拆开塑封,开始读了起来。这本书封面如下。

muxin_book

这本书读起来,感触很深,读起来很慢很慢,和往常的阅读习惯不同。

搜搜自己的博客文章,发现原来在2009年就读过不少木心的书(如下图)。2009年于我是非常忙碌的一年,博士刚毕业,老大才出生,正在寻找未来的职业方向,很多不确定性,但是2009年的阅读,被木心和Susan Sontag包围。当时还一直期待读到更多的木心的文字。

muxin_2009

初读到木心文字时候的惊诧,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汉语被木心如此使用,实在难以想象在当时还能存在这样的作家。当然木心不仅仅是个作家。现在很想知道的是,在木心文字的背后,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经历;尤其在文革监禁阶段,他那样的内心世界。

发布在笔记书评(2006...)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周末

上个周日的天空。澳洲的父亲节。早春,悉尼西北的 Fagan Park。这么好的天气。

1-2016-09-04-11-00-04 2-dsc_0330-01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发表评论

小学生作文

mmexport1473288003221

昨天老大学校 Open Day,二年级小朋友命题作文。在电脑上写的,下面是附图。

发布在养牛笔记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