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法

最近大学里工学院更换院长(Dean),副校长(Provost)写了长信介绍新院长。信件结尾,总结了现任院长的过去八年,如下:

...

There will be other opportunities to thank Archie for his contribution not just to the faculty but University leadership more generally. It is important to acknowledge here, however, the significance of that contribution in making and sustaining the faculty’s outstanding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He has worked with colleagues to build a wonderful foundation for the future and we wish him well for the future.

说了三点:(1)当了多年领导;(2)保住学院名声未丢;(3)架构了未来(过去做的事情就不提了)。明显的“春秋笔法”啊。一个大学/学院,有一个有眼光有执行力的领导还是很重要的。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巴黎六四纪念

昨天六月三日,在Twitter上找到了巴黎关于六四的纪念活动,在巴黎六四纪念碑。地点在二十区,巴黎著名公墓(拉雪兹神父公墓)附近。当天下午,去寻找巴黎六四纪念碑,最简单方式就是找到64路公交车(图一,图二),坐到终点站 Cambetta 旁边公园就是。这个数字也不知道是否巧合?

寻到以后,献了一把花(图三)。开始和参加活动的人们聊天。得知这个纪念碑当时1989年就由法国政府机构建立的。总共三四十人参加了纪念活动,其中有几位在过去的28年每年都来参加纪念活动。参加者中不乏法国当地人。也见到几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第一次参加。活动正式开始是追思,献花和演讲。

遇到了做文革研究的潘鸣啸(Michel Bonnin,图四的演讲者),2000年左右出版了法文版的《失落的一代: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1968-1980)》(香港: 香港中文大学)。这本书有大陆版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0年出版。据作者老潘说,这个版本虽有删节,但删改不多。老潘的中文说得真好,现在已经退休,但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讲述中国文革史。

有几点个人的感想:

(一)有一位演讲者(万润南先生),当时六四期间已经工作,四通集团的创始人,曾经为学生们提供各种通讯设施。他讲得很短,但提到了“坚持,志向和志气”。二十八年过去了,依然能感到那股当时炙热的气息。当时守在广场上的学生也去了两三人,但每年都来,现在已经五十多岁,还有几位当事人,现在已经八十出头。

(二)这些六四流亡者的生活状态不佳,在如此境况下二十八年的坚持,实在是令人倾佩的。从观点来说,二十八年的独守,实在是太容易“极端”,而逐渐失去年轻一代的传承。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当年的他们,都是志气风发,这样的才是有理想,有追求的大学生。

(三)遇到的几个九零后,对此感兴趣,来了解更多的状况。但几个都是理工科的学生,存在一些思辨和批判的能力。这并没有出现在文科生身上(虽然看到的样本不够多),应该也是现代中国高等教育的失败。

巴黎六四纪念碑 Google Map 如下:

发布在日志记录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Once upon a time in Brussels

布鲁塞尔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Brussels.

有时候会议合影还是很有意思的,这张 1927年在布鲁塞尔开的第五届Solvay国际物理会议,应该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密度最大的一张照片了吧。

这堆物理学家的名字,合起来,简直就是上中下册的《大学物理》。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W Bragg,不知道是WH Bragg(父亲)还是WL Bragg(儿子),年龄不太好判断。反正两个人共享了X-ray diffraction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上阵父子兵。WH Bragg 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任教期间,开始了X-ray diffraction的研究,而儿子WL Bragg,则在这个阶段在南澳大利亚出生。

SolvayConference1927.001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小留学生

今天去中国超市,旁听到几个妈妈聚在一起对话。

去年七月,澳大利亚开放了小留学生签证(Simplified student visa framework, SSVF),本地媒体上就开始讨论。说来本地读书的小留学生会激增,租房会紧张。但是,个人的感觉是变化不会这么大。但今天遇到的几个妈妈,就是拿着短期签证(三个月临时居住)来陪读的,明显都是小学生家长。一个说到自己呆了几个月,实在想家,想回中国。另外的想长呆,却不可能,只能让小孩寄宿。

中国的教育和环境问题,估计是这些父母所担心的。于是出此一策,夫妻两地,一个在国内打拼赚钱供读书,一个在外陪读。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没有太多的享受可言。小学生出来留学,是不是太早?另外,澳洲的公立小学和中学,原则上是免费的。但是如果是临时居住的居民,则收费几乎达到私立学校的水平。来读个书,也是压力不小的。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LEGO table 游戏桌

两个 IKEA Trofast 玩具整理柜子。

四个链接件

连接两个Trofast柜子

效果图。内部接逢处,安装九个小部件,防止抽屉向另一边滑动。

完成。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