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集体照

作为一个工课实验室,下面这张合影应该是最好的招聘广告。

下图带来两个关键信息:一、本实验室不缺女生,而且数量不低;二、本实验室不缺经费,想买设备买设备,想买相机买相机。

今天,实验室里法国实习生凯文召集女生拍的集体照,相机是5万澳元的热成像仪。主题是 Who is the hottest girl in the lab?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蓝色书店 (1996.2.14-2014.11.12)

今天,在推上从 @yun_chuang 那里知道的消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1996年,高中时代的我,几乎每天都会到这家书店(当时尚在人民路,就在我的高中对面)。有时候是在晚上,一个人骑车经过安静的沧浪亭,来到这家书店。当时攒下的零花钱,一般都花在买书上。人民路的蓝色书店后面有个茶室,据说,书店老板是个诗人,头顶半秃,但长发披肩。书店里,经常有他的朋友们在后面畅谈。人民路时代的蓝色书店,内部布局比较有趣,用墙壁的高度造出两层,倘使在“楼上”,经常要低头绕过屋顶的大梁。遇到另外一个读者,要互相谦让一番才可以通过。

后来上大学,每次假期回来都是要到这家书店,看书买书。再后来出国,回国的时候,蓝色书店也是每次必须要去的地方。有一次回国后,发现人民路上已经没有这家书店的踪迹。问了几个朋友,才带着当时尚没满一岁的女儿,摸到民治路。找到以后,就像是寻到了一个内心的归属。那是对于“故乡”记忆的一个重要的部分,其它的部分在随着“经济发展”而消失。

去年回国再去,发现蓝色已经转营旧书。估计也是在勉强维持,结局也是意料之内。只不过当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免感叹良久。

现在的苏州,除了国营的新华书店,除了卖教辅书籍的,还有书店吗?蓝色书店的倒闭原因,其实也是众多私营书店面临的问题。固然说是来自网上书店的直接挑战,读书文化的日渐淡薄,应该也是另外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的生活相比二十年前富足太多,富足到却再也没有蓝色书店生存的空间。

那年我刚到德国,发现德国公交里的乘客,大多人手一册书籍,在安静地阅读。阅读带给我们的,是内心的富足与安逸。阅读在改变阅读者,但没有办法改变蓝色书店的命运。

再见,蓝色书店。

图片来自 @yun_chuang

发布在寻书淘书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在家办公

今天是第一天“在家办公”(Work from Home)。

老大上学,老二上幼儿园。一个人在家,上午过了一大半。家里的办公空间还没有弄,不过没孩子在家的时候,什么样的空间都可以。

到现在为止,主要的“成果”是 Inbox Zero,然后回复了积压几天的邮件。手上有两篇文章要 Review,估计上次做评审太“敬业”太“及时”了,主编一下又发两篇过来。这次要慢些,再慢些。以后,应该安排些学术写作时间,也就这个时间,一个人躲在家里,才有些时间完全不被打扰。

“在家办公”(Work from Home),主要原因是省去了上下班来回的时间,还可以及时接老大放学(澳洲小学放学太早了)。对于这一周中的“在家办公”日,半年前就开始计划,把之前安排在周二的会议都挪走,然后在 Calender 上把整天都预定掉,这样别人安排会议也不会找到这天。灵活的工作时间,应对着生活的压力。在大学工作的好处,也就这些了。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生活

前天下午,悉尼大雨滂沱。下大雨的时候,正好开车回家,能见度非常差,吃力地开车前行;工作一天,疲惫不堪;后座的小二,在大声哭闹。

旁边的老婆来了一句,难道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正是如此?

IMG_0145-0.JPG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1 个回复或互链

女神

在现代网路用语中,“女神”已经有完全不同的意义。

周一看完澳洲ABC Q&A节目,找到了我的"女神",Tara Moss (@Tara_Moss),维基上有她的一些生平。周一看ABC Q&A时,完全被她的谈吐震惊了,当时的On Screen Twitter上多用的一个词形容她是“eloquent”。当时想到,如果Susan Sontag还在,估计也是类似的谈吐。于是,马上开始找她的相关资料,果然背景不同啊。1973年出生,身高1米85,14岁到16岁做模特,16岁后退出模特行业,21岁在温哥华被一个男演员强奸,23岁开始写犯罪小说。

现在四十岁的她,已经出版9本小说(有几本小说在Audible上是她自己读的),最新的一本非虚构类作品The Fictional Woman,今年五月二十二日刚出版,讲述自己作为女性的经历。四十岁的她现在居住在悉尼蓝山地区 (Blue Mountains),在悉尼大学 Department of Gender and Cultural Studies 做博士研究。

媒体上对于的她的标签有: 'author', 'model', 'gold-digger', 'commentator', 'inspiration', 'dumb blonde', 'feminist' and 'mother'。下面的新书封面上她自己在脸上写下了这些标签(YouTube)。从谈吐来看,应该也是一个自由知识分子。


新书The Fictional Woman 封面

PS,现在ABC Q&A已经是我每周一必看的节目,主要是了解澳洲的政治背景和民主体系。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Tara_Moss

Webpage: http://taramoss.co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ara_Moss

IMBD: http://www.imdb.com/name/nm2113912/

5月26日ABC Q&A节目: http://www.abc.net.au/tv/qanda/txt/s3989247.htm

Amazon: http://www.amazon.com/The-Fictional-Woman-Tara-Moss-ebook/dp/B00I7IAXWM/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pA0Z2PZXg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