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隐蔽的秩序:拆解历史弈局》(吴思)-

    读完吴思的《隐蔽的秩序:拆解历史弈局》海南出版社。
    这本书是作者以前出版的《潜规则》和《血酬定律》的综合,做了简略的分类,将相同的话题放在一起,大致形成了8个类别。


    以前很想看这本书之前,听到一个书友这样评论:

    “维特根斯坦在批判蹩脚的哲学家时,说他们喜欢生造一些概念,然后自鸣得意的钻进去构建自己的“系统”。维公称之为哲学的“语言病”。吴思就是一个语言病犯得最厉害的患者。他的书中充满了生造的所谓“新概念”,新形式的外表下其实都是了无新意的旧内容。论史学功力,他比不上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论才气,他比不上张荫麟的《中国史纲》;论文笔,他比不过金庸的《袁崇焕评传》;论犀利,他比不过柏杨的《中国人史纲》;论诙谐幽默,更比不上火焰塔的《五胡录》。
    以“官场”、“王霸道”为卖点,以妖魔化中国文化为手段来评论历史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招数了。披上“新概念”的外衣来炒陈饭更是社会各界通用的大俗手。吴思的成名,恰恰折射出中国历史评论的贫乏和退步。” (by
Simin@BMY)

 

    那时虽然还没有来得及看过这本书,并且部分地同意这样的观点,不过对于上面的话却是有些话想说。从历史的观点来看这样的一些社会现象,那需要作为学科的历史的语境,但是如果换一种观点,同样需要有这样的一套东西,这个俗称“行话”。有一个说法,就是妖魔鬼怪最害怕的是叫出他们的名字,研究问题同样也是首先进行命名,然后开始研究。最明显的例子是“黑洞”(Black Hole)概念的不经意地提出,然后是学术界对于黑洞研究的热潮。吴思在他的文章里做了不错的尝试,虽然最后的结论很难让人接受,这个我们在后面再谈。


    我赞同命名的原因还在于,文章谈论的主题是“隐蔽的秩序”“潜规则”,是大家知道却并不明确谈论的东西。现在把它作为主题,概念是缺失的,有两种选择:放到传统的话语体系中,旧瓶装新酒;重新造出一个体系,量身定做。吴思在这里采用了后面的一种方法(在书的后面甚至附有名词解释),毕竟是很不一样的内容。儒家的道德体系经过久远的历史,往往表面上与实际相差很大。作者在文章中也寻找了这种问题的理由,借用了博弈的方法得到一种解释。当然命名的前提有很多,例如准确、避免二义性等,从这个角度来看文章中的命名是存在不少问题的。不过个人的感觉这样的尝试是很不错的。

    以前经常弄不清《教父》中丧子以后要谈判,而不是类似港片的黑帮火拚,其实可以试着利用“血酬定律”进行解释。

 

    下面想说的是作者采用的分析方法,采用经济学的方法分析社会问题,显然是存在不少的问题的。首先经济学和社会学对于人的基本假设就是不同的,而作者采用的假设是前者的“经济人”假设。因此采用博弈论分析的结果看似是合理的,实际上问题的源头就在这个基本的假设上。按照“经济人”的假设,个体是自私的,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因此可以得到例如“淘汰清官”的定律,很多负面效应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解释以后呢?并且这样的理论是没有办法解释海瑞、文天祥、梁思成等人的行为的,而且类似的人物并不在少数,这些人对于历史的实际影响也是无法忽略的。分析的方法可以是简单的、可操作的,但是没有办法用来解释一些精神上的东西。在阅读的时候一直在考虑这样的问题,作者的分析目的是什么?利用经济学(博弈论)方法进行政治体制的帕累托改进?吴思的文章中避免谈论现象规律背后的解决方法,这样的文字只能说是一种牵强的解释,而失去了对行为更进一步的讨论。

 

    读这本书的三个收获:读历史的时候需要清醒,文字上的因果与实际的因果不同;做人的时候也需要清醒,毕竟行为底下还是有原因的;许多现在的事件,其实都可以在历史上找到类似的存在。

[2004-10-10]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4).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