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人的呼唤——弗洛姆人-道-主-义文集》(1999年12月16日)

《人的呼唤——弗洛姆人-道-主-义文集》
毛泽应 等 译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三联文库  世界经典随笔系列之十六

1999年2月13日购于苏州古香阁书店,临顿路分店。今年暑假回去时竟见几家古香阁都已闭门而藏了。其实真是家不错的书店。文史哲方面书籍的选题都还不错,另有古籍部。以前躲在那家书店看书的日子里,始终见不到多少顾客。营业员们似乎也是爱书的,他们没有几家国营书店营业员们的“霸气”,你买了书之后,他们还会用纸帮你包起来,但是不会说几句话的。那里的那份宁静,我始终难以忘却。读初中时候,没有许多钱买书,但古香阁似乎又是能常减价的,临顿路那家还有半价的书卖(当然是正版的),于是我成了常客,在干将路那家总店里看书,然后骑车转两个弯,到临顿路去买上一本或一撂。虽然那里的顾客始终是不多的。它的关闭是什么原因呢?没多久,我便又能回家了。但愿某天我骑车时,能见它的再开。

1999年12月16日读完。
大多是弗洛姆对一些现实问题的论述,即用他的理论去解释与解决一些存在的问题。
在前言中有这样的话,“而且,由于他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使得他更受中国学术界智者们的偏爱,”在这句话的下面似乎隐藏着另一种意义。即,“中国学术界智士们”结国外思想家们的评论,取决于他们对马克思主义认同的程度。这样说出来似乎有些怪异,但似乎是一种现实。弗洛姆的理论似乎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种发展。他在第二篇文章中想以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的精神分析去解决“人”有问题,而以与精神分析相结合的马克思主义去解决宏观问题(社会问题)。(《人-道-主-义精神分析学在马克思理论中的应用》)这样的一种发展,则强调了“人”的地位。这一点,是很合我的“胃口”的,在读到这方面的文字时,甚至不忍弃书了。他甚至用这样的题目《让人压倒一切》。他在《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中这样论述他所有理解的“社会主义”。

“每一个都是他自身的目的,而绝不能成为实现他人的目的的手段。”在工业主义目标方面,要“达到最高的人的生产力”。使“人们发展他的所有能力.........”,在教育方面的目标是“培养自由的人”,“帮助发展个人的批评权,帮助提供创造性表现个性的基础”。.....当然还有其它许多的方面。在人的发展中,似乎应有这样的前提:“要通过一种建立在知识能力和技艺能力基础上的权威来达到——而不是靠提示,压力,暗示来获得。”

还有许多在其它方面的论述,如“和平”等问题。但我还是更关心他的关于“人”的论述,正如书名中的“人-道-主-义”。

注意到文集中,他似乎有这样一种观点,即现有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种误用。但能否这样理解呢?所谓“误用”即对原初的马克思主义的改变,那他自己的理论何尝不是一种改变(发展)呢?当然这不是对他观点的提问,而是很奇怪他的这种方法。
某种程度上,弗洛姆似乎具有理想主义的气息,他的理论提出了“社会本应是”的模式,但如果实践中呢?也许无法去这样地要求。

发布在读书笔记(1999).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吾诗已成 wrote:
    发表于2005/07/31 15:45 | 永久链接

    竟然发现“人-道-主-义”是禁忌词汇,改了半天文字,才发出来。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