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章培恒《中国文学史》(1999年12月16日)-

《中国文学史》 (上卷)
章培恒  骆玉明 主编   复旦大学出版社

借于钱学森图书馆。 (I206 5 6 C1)
1999年12月16日读毕 。

是所读过文学史中,写提最好的一部,虽公读了上卷(共三卷)。仅用一天时间读完。此书是写来“读”的,而不是“用”的,也许也应该是一部教科书,但文字读来感觉极佳。
由先秦文字写至魏晋南北朝,家里原是有这套书的,且已读过一些章节。此次阅读是想重点读一下屈原,司马迁,竹林七贤的章节。没想到拾书而读,竟不忍弃,通读而下。不巧,竹林七贤的书页恰巧不见,失却数十页。所幸的是,后面的陶渊明的章节没有“归隐”,以作为补充。对于竹林七贤的关心,或许是因为鲁迅的文章吧。此书没有用“程式化”的观点去分析,虽仍然是群体所作的文学史。但其力求突现人物。因此几“重点”人物着墨甚多,重现其个性的存在。当然所写人物并不多,但有几个突出的人物,便能见文学之发展流了。文字 中含有著作者盲目发展 的喜好与情感,能幼人。或许文学史便应如此。
读其史,发现文学的发展与其所处社会的存在与意识形态的存在有密切的关系,此其一,其二,微观地去看,是人与所处环境的关系所引起。这本文学史,同时也写了后一种情况而且处理得较好。竟使所写人物得以充实,而不仅是某种“概念”。那种饱含情感去写人的文字,应该是极具文学性的。读后会有自己的取舍,而不是机械地记忆。文学史应该中多样的。

读此书,至司迁之章,竟一人在宿舍里朗声而读,忘了时间。同学入而以为奇。

抄钟嵘《诗品》中之一段:
“若乃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云暑雨,冬月祁寒,离群诗以怨。至于楚臣去境,汉娈辞宫,成骨横朔野,魂逐飞蓬,或负戈外戊,杀气雄边,塞客衣单,霜闺泪尽,或士有解佩出朝,一去急返;女有扬蛾入宠,再盼倾国;凡斯种种,感荡心灵,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骋其情?故曰“诗可以群,可以怨。使穷贱易安,幽居靡闷,英尚于诗矣。”
一个是文学评论,一个是文学史,但在内质上有相通之处。

读书笔记:唐弢等《中国现代文学史》(1999年9月-10月)

发布在读书笔记(1999).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