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都会的忧郁》(2000年1月6日)-

《都会的忧郁》
白嗣宏 主编   安徽文艺出版社

购于苏州古旧书店,为一系列“抒情小说”集中的一本。
2000年1月6日读完。

共录小说六篇。

(一)《废物小传》[德]艾兴多夫蓍,潘子立译。(1826)写主人公的游历与爱情生活,笔调轻松,节奏欢快,有一种极为乐观的气氛的。崒第一人称的内视角写眼中世界,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整篇小说情节很简单,它的情节具有非现实性,带有某种浪漫的色彩,是由于作者也是个诗人的缘故?

另需提及的是它的语言,多抒写环境,第一当然 是使情节在这样的气氛下发展;第二也可以用环境去写心情、去“写”情节的发展。

故事的发展其实是双线,主要写的那条线索其实是另一个完整的故事的一部分,于是存在了两个故事。确实读来也极似故事,很愉悦。

(二)《妖怪》。[苏]雷特海鸟    白嗣宏 (1979)
离去与归来的主题。男女主人公两方面分章间隔地描写,直到最后的归来。戈戈在浮冰上漂流,直面着生与死;金金在守候,期望与等待是她的主题。双方面的描绘,展现出这样的图画,相爱的两方面互相守望,虽然可能没有任何希望。然而这种等候却有这样的力量,使最后的无望变成了相会。虽然最后的结局是带有想象色彩的悲剧性结尾----相会并且毁灭。这相会或许是由于爱的力量,而这毁灭却是由于人的无理性的暴虐。

小说叙述过程中,带有浓烈的异域风格。常有民歌的穿插。小说着力写了环境,也定到了人与自然的主题。并且引出这样的命题,最具有毁灭性的不是残酷的环境,而是人本身。
故事中又写到这样的爱情,回忆起来是肉体的温馨,却又是由内心深处的,是由肉到灵,还是相反?也许本不应该去割裂两方面的联系,它们原便是共同生存的。而以前读到的东西,往往会强调灵的作用,因而在读到这一篇时会有所触动的。

(三)《阿列霞》 [俄] 库普林   蓝英年 译
用第一人称去描写一个爱情故事。它最后的破裂是个人的原因,还是社会的?也许这正是它所想讨论的一个问题。总觉得书中的笔调过于理性化,有一种有故事外读故事的感觉。并不是很喜欢这部小说。

(四)《圆舞曲》[俄]库普林  白嗣宏 译
与《阿列霞》相比较,这篇小说 写得极为精致,只是描写舞会中的一个很短的过程。描写的动作、心理很细腻,似乎可以说明一些东西,但不必强加些附加的意义。小说始终浸在一种很淡的气氛中。(小说的韵?)或者说是一种叙述的气氛,很特别。

(五)《都会的忧郁》[日]佐藤春夫  梁传宝 译 (1922 )
小说有种淡但低沉的气氛,似乎受了压抑,或者正是那种“忧郁”。语言很散,带有一种讲故事的意味,稍具有东方特色。但并不是很喜欢读。与川端康成的笔相比显得凝重,呆板。

是完全写人、或写一种心情的小说。涉及个人与社会认同之间的矛盾。面临这样的矛盾,可以有两种可能性:一、个人云迎合社会的认同;二、做自己。第二种可能性的结果是:在理想状态下,由从上到下 去改变社会认同(可能性?);而往往是在长期压抑下形成了孤独与颓废。这难道是无法解决的矛盾?小说并没有给去答案,甚至没有去解决的信心。于是那种沉重的气氛始终压抑着。

(六)《莺之死》 [意] 维尔加  马恒其 等译 ( 1869 )
是一部书信体小说 ,除最后一封交待结局的信以外,都是玛丽亚(修女)写给玛丽安娜的信。于是想到了卢梭的《新爱洛漪丝》。这部小说语言情感直露,甚至采用了很多非正规的语式来表达那种情感。小说读来并不是很快意。

它提出了自由与爱情的主题。这两者的追求可以去冲击一切束缚,虽然并不可对能冲破所有的,并且有最终是一个毁灭的结局,人(美)的灭亡。书名有一种象征意,而小说又何尝不是有呢?

几部描写爱情的小说,除了《废物小传》外,都 只有一个破灭的结局,并且似乎再没了希望。但也许那种残缺才更能为让人在现实中去追求完滿(?)。并且《废物小传》最吸引人的也不是它那结局。如果仅仅是那样的结局,似乎也不会有那样的成就的。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0).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