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笑林广记二种》2000年8月8日

《笑林广记二种》
清.游戏主人  程世爵   齐鲁书社
1998年8月12日购于新苏州书城。
2000年8月8日读毕。
是两部同名的古代笑话集。笑话在彼时似乎有其特殊的定义,其范畴略小于现在的定义。彼时笑话的主角往往是某一类人,而并不是特指的某一个,这区别于一些现代幽默故事中的名人秩事之类。始读此书时,以为会有此类的故事,并打算读完后开始读《世说新语》之类的历史秩事。读后发现是两种不同的体裁。
两位作者似乎是一种收集的工作,前者心讽刺对象为分类。读后发现有许多同母题的作品的分别出现。或者是经过改编与平合的篇目,既然作者主要完成的是一种收集的工作,他们在整理的过程中似乎也经过个人的选择或者说是改写。能读出的是后书作者的“干涉”似乎更明显一些。因而少了不少市井茶肆中笑谈的原味了。而那种原味是否可取又是一个个人的问题了。
于是有所谓“雅”与“俗”的区别。笑话中的那种“俗”的题材,“俗的语言似乎更能吸引读者的兴趣。因而这“俗”“雅”之标准也不是一个放之四海面皆准的衡量,而应对不同的语境去具体地作判断的。
书中的笑话里还能读出时代性,时代性似乎应是具有两种特性:时代与时代的区别;代 与时代的承继。有许多彼时的篇目,似只能在原先生存的环境中才能达到的效果。如那所占比重较多的士子的篇目,讽官的篇目等等,现在读来不仅于文字上不甚畅通,而且很难读到它的文字下面的目的。而对于后一种特性,在读时能强烈地感受到现代与传统的一种继承与发挥。由这一点想到,是否也可以去从尘封的传统中寻找现代的新的继承点呢?当然这是一种需要眼光的选择,正如所谓的“拿来主义”的原则。因为继承点深藏于历史之中,发现的同时也会遇上不少陷阱的,这种走火入魔的例子似乎也不少见。因而巡于传统之中需要眼光,谨慎,胆量以及发挥的能力,但却又是很难兼备的。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0).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