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红拂夜奔》2000年8月17日

《红拂夜奔》
王小波    花城出版社《青铜时代》
2000年8月17日读毕。
怎样才能称为读“懂”一部小说?指的是能够透过文字的表层看到作者所想说的话?还是从通俗功利的角度来看,能够得到什么“教育意义”?或者仅仅是读小说时感受到的“有趣”?王汪波似乎是想通过这个显得荒延的故事告诉他的想法。“对我来说,只有满足了两个条件的事我才干:首先是无害,其次是有趣。”这样的一个标准用极世俗的语言来表述,清晰而且明确。
如此的观点,仔细地去分析,它首先是合常理的,去又是反传统的。由是此想到了爱因.兰德的新个体主义的理论,两者极为相像。“无害”是对个体以外的他人,是行为选择的前提;在这个前提之下,个体选择他想要的行为。即由他自己的价值观中“有趣”的对象。选择行为的发生是在一个他人的前提下纯个体事件,是外界无法干涉的。整个过程是合理的。但在传统的观念中呢,尤其是在中国,有意识形态的作用,对精神产生作用,选择的过程不得不受到影响。在中国,爱因.兰德的理论应该有更大的肥传统的效果。
作者以小说的形式所要表现的内容并不明显,或许由于使用了荒延的外壳。或许如他所说不想表现出“寓意”来。如果清晰地表现出来的话,则有可能成为他所遗弃的“教义”的形式。
作者在一开始便强调“有趣”的作用,但读完之后,我也弄不清楚最终留下的印象是有趣还是杂乱和荒延。
与《万寿寺》比较对传统故事的处理处,《万寿寺》似乎是在两个事件之间提供足够的可能的过程,而《红拂夜奔》则侧重于写清这个过程,并且通过多视角去处理。两部小说中的“我”有些相似之处,并且与书中故事里的人物有共同点。是有意地在展现普通性,还是作者个人的原因?
.......“人生来有趣,过去有趣,渴望有趣,内心有趣却假装无趣。.......”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0).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