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叶甫盖尼.奥涅金》

《叶甫盖尼.奥涅金》
普希金   冯春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8年5月27日购于苏州金三元书局旧书架。
 2000年8月25日读毕。
 应该是第三次读这部书了,前两次读的是王士 的译本。始终能记起第一次读时的那样的情形。似乎第二日还有一次较重要的考试,看倦了教科书,捧起那本《叶夫根尼.奥涅金》翻了几页,.....随着天色渐暗,直到看不清书页上的文字 ,才由书架旁的地板上改坐到书桌边,把它读完,根本不再记得别的什么东西,时间,什么地点.....第二次读时却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了,记得读起来并不及读时的顺畅。现在想大概是初读时还有情节的吸引,而再读时已是熟知它的变化了,因而读来兴趣并不是十分强烈。第二次读时还记得的一个印象是一种淡淡的失望,因为翻开时想追求的是初读时的那份感觉。
这一次的重读,人物与情节都是已熟悉的了,并且知道不能再饱含那种渴望,一口气读完这部书的。于是去慢慢地读,空闲时候,读上一两。就算是熟悉的东西,也能带来一些意外的感动,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书中最吸引人的是达吉雅这个形象,应该是作者的理想女性的一种化身。但这一形象同时也是一种古典一种表现方式,显得有些偶像化,这是一方面。而也正因如此,书中的人物形象却又极感人。因而有理想主义的利与弊,由我自己的看法,一个人最初总是理想主义者,无论他最后变成什么类型的人,理想主义总是被深藏掩盖而不是被完全地遗弃。所以理想主义总能在人的心灵中吹起一些原初的热情。的人物不仅仅是作者的创造,而是与读者某些东西融合的展现。但同时,理性地去分析,这种形象的现实可能性似乎又值得讨论。不过,“小说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这一问题又最好先解决,或者说“为什么读小说?”思考之后,总觉得有些东西并不需要强求。正如理想主义的形象并不必须拥有现实主义的气质很喜欢这个形象,甚至不愿意承认它的残缺,正如很喜欢这部小说(诗体)一样。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去读它。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0).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