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西罗普郡少年》

《西罗普郡少年》
[英]霍思曼    周照良 译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0年购于西安交大外旧书摊
2000年11月13日读毕。
以前就曾想过新诗的有不少附于译诗身上的。虽然是别人已经成的诗篇,但译诗的过程也是一种创造对语言应用与处理,其结果将会影响到真正新诗的写作。但在这本译者周煦良诗本身就是对新诗的一种探索。
这部诗集总共只有短集六十余首,而译者却在前与后附了份量很重的序言和注释,作为这种实践的记录。可见下过不少苦功夫的,从没能这样去体味一个译者的艰辛(行为上的,在心理上应是别的什么吧)。译者把这一实践的重点置于译诗的音节与音步上,这能在读诗的过程中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而这一点也正是新诗写作中的一个问题。当然由于译者的着重点的所在,在有些诗行中会出现理解上的困难,虽然音韵上是近乎完美的。
在书中的序言瓬注释部分,译者详细地记录了他的实践过程,像是一份精确的实验报告。同时也能读出趣味来译者自觉不自觉地应用了科学的方法,为了追求“最终”的完美,承认自己的不完美,这也正是可爱之处。而这种对形式的探索最终也会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在呈现自己不完美的同时,也相当于给一个去思考,也为今后的新的实践提供资料。
王小波地他的杂文中谈到他的师承说是几个翻译家文笔,展现了汉语的现代特色周的译笔应也是的一种吧。周煦良的译文所见到的也并不多,或是每种译作都功夫的缘故,而购此书正是因为所见是周的译作,但彼时并不会为此而感动的。
重新翻开书页,再读上几首。
人都说我的诗太苦,这无怪;
它狭窄的格律
囊括有亘古的眼泪恨,
不属于我,而属于人类。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0).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