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树安《中国藏书史话》

l         《中国藏书史话》

焦树安                    商务印书馆

20011015购于西安万邦书城。

20021026读毕。

 

刚刚从图书馆中回到办公室。书以聚集的形式存在,利于保存和利用,图书馆的藏书便是这样的作用。作为信息载体的书籍,保存也成为其存在的一种必需。但同样灾祸也会降临到聚集的书,这本书中的记录也有不少,每次读来总是隐隐作痛,最后也最详细的记录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破坏。但据我所知,文化大革命时期似乎也是场浩劫。大规模的战争、文化事件等以外,读书人也会逐渐破坏,有时甚至较前者为甚。图书馆中的书籍便可以看出,因此个人藏书家们想尽方法要保护“自己”的书籍,有的也走到了极端。有时书藏也成为一种夸耀,而不再是为人所用。藏书而为人所用是件十分矛盾的事情,所以会产生种种规则,规则也不可能时常有效,于是便有真正的“藏书”。近代的几大藏书家死后多将所藏书籍赠给公共图书馆,或者为了以后更好的利用,或者了解到前人身后书的遭际,或者仍然将“藏”的想法寄托于公共图书馆的管理。

想来书籍的产生便是为了传递知识,藏书的形式则是将这种功用达到更为便捷的地位。因此无论种种讽刺的存在,藏书仍然是件可爱的事业。

另外,便是对于书籍的编目分类,比较而言现代的internet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检索,对于浩如烟海的书籍也是一种有效的手段。但仍然存在问题,虽可通过网络互联,却存在多种分类方式,而在实际上种类仍然有限,统一的编目仍然可能,并完全可以通过算法进行翻译,类似于编目上的“世界语”;另一问题便是关键词的选择,有时会遗漏而造成寻找的困难,新的出版物应已有一套变化中的规范,而对于旧物的梳理也将是一项工作量巨大的工程。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2).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