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明史》 (下卷)

l         《世界文明史》 (下卷)

Philip Lee Ralph, Robert E. Lerner,

Standish Meacham, Edward McNall Burns

赵丰  等译                  商务印书馆(1999

 

借阅于交大钱学森图书馆。(K103 10 C.2

2003517读毕。

 

以前在图书馆见到的是四卷平装本,很简单地读过其中的三册,其内容应也包含于现在读到的这一本中。现读到的是二卷本的精装本,原应有一软书封,这一本便有一千余页的内容。每章内容之后有一个精选的书目,也是作为一本教科书的必要的扩展阅读的指引。书的英文版出版于1991年,也涉及当时的一些最新的国际情况,并有分析。这一册的内容为十七世纪早期资本主义至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世界文明”。

 

仍然是以欧洲为中心叙述历史,而后是美国的兴起,故然谈到世界文明的问题,但毕竟作者是西方人,仍需要以一个西方世界的视角去观看“世界文明史”。读时印象较深的是一战以后的各种史实,见到清晰的权利的争斗,见到暴力下民众的生活。二战中的犹太人作为一种典型,但永远不是全部,而且也不是受创伤最重的民族;那些弱小民族在强势下的景象,似乎浮现在眼前。这是人类的苦难,纷争之下的痛苦何时才能消失?如果从人的角度去看待这些容易被忘却的惨痛伤痕,我们很清楚便可以明白什么是应该去做的。至今,仍可以见到那些易于忘却的人们,有些是旁观者,与它们利益无涉;有些是施虐者,那种美化作为中国人来说还见到的少吗?有些竟然是最初的受害者。旁观的人们,这当真与你们无关吗?这样的问题不需要答案,它就是历史。我见到西德总理勃兰特在波兰向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的照片,故然现在见到太多的“作秀”,但像他这样是需要勇气的,而这勇气也不仅属于个人。最可怕的还是受害者们的遗忘,鲜血为泥土所吸收,纪念会随时间变淡吗?幸好我们有历史,这里面不仅有过去,还能照出现在的我们。或许这些不仅是读这本书时的所想,眼见的现实也迫使我们去思考,作为民族,作为人类的我们。

 

一战、二战的根本原因,是各国之间实力和权力的不均衡,国际关系也是一个足够复杂的问题,而这问题的最终结果也将是切身的战争与和平。书中对于经济的影响因素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分析历史事件背后经济层面上的原因,也可以理解这种历史研究方法上的差别。我们的未来将是什么样的图景。书的最后如是说:“历史的教训倒不如说是在于:只有当那些对世界的命运负有责任的人了解了人性的作用时,才能对现状有个清晰的认识,也才能对未来有个明智的规划。而要了解那个极其复杂和吸引人的机制,最好的来源莫过于历史了。”而谁又是这“对世界的命运负有责任的人”呢?

 

翻译者在许多地方保持了书的原来的面貌,而不是按意识形态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去修改、删减。例如西方人对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的叙述和评论;例如对南京大屠杀人数的错误(译者在注中提出)。而这对于读者来说是有益的,还是需要去了解别人的真实所想,读者也有自己的眼睛。

发布在读书笔记(2003).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