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复活节前的狂欢

 

名字好像是Fastnacht,其实狂欢节上周四已经开始了。那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先是看见一个穿正装的人,却戴着一截领带,一脸无奈的笑容。后面是一个一身白衣的食堂工作人员,拿着剪刀,到处寻找领带。不过剪之前,似乎也不是完全强制的,有几个就端着盘子逃走了。老板就说这是狂欢节开始的征兆,也是一个“传统项目”了。以前,我们研究所老教授的秘书,到时候就挨个办公室剪领带,没有领带的就鞋带,搞得当时“人心惶惶”的。还好现在她已经离开了,不然像我这没有领带,也没有鞋带的,难道...裤带...
 
这个周末,去城里的火车上,就可以见到不少奇装异服花脸彩发的德国人。倒并不完全是年轻人,老年人和小孩也非常热衷,应该也是德国日常生活平静,人们严肃,需要一个疯狂一下的借口。今天在街上等车,看德国花脸跑来过去时,忽然想到,其实中国特色的花脸就是京剧的脸谱了,估计倒也可以吸引眼光。
 
这个狂欢节,应该和天主教的传统有不少关系,在德国不同地点有不一样的关心程度。周日上午电视里直播的教堂讲道,神父和听众都已经开始化妆了。最热衷这样狂欢节的应该是科隆和杜塞尔多夫地区了,到周二的花车游行什么的,再加上酒精,完全就是另外一种印象下的德国人了。
 
发布在德国生活.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