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参加了一个2小时的演讲

更不幸的是,我就是做演讲的那个人...

周二,到另外一个研究所IRS做工作报告,预定1个小时9点到10点。听众只有10几号人,不过这个小组是有名的喜欢讨论,组长意大利人LVB极度活跃。讲起话来肢体动作极多。LVB娶了个德国老婆,经常多种语言换来换去,一脸大胡子,一看以为是亚里士多德雕像。前几次会议碰到LVB博士阶段的导师,比萨大学DA教授,谈起LVB,就说这人是“左左”派。这个演讲就是因为在荷兰被LVB同志看上,安排到研究中心相关小组再做一次。

9点相互介绍之后,开讲5多分钟就被打断,开始讨论约10分钟,以后几乎保持这个频率,30分钟的演讲就演变成现在的2小时。问题是听众们坐着,不感兴趣的可以睡睡觉,走走神,我可得一直站着。讲的时候抽空偷缪眇了另一个小组的头TI,发现正在闭目养神,唉~~

不过也是有不少收获的,介绍了我们的材料模型和界面模型,引起几个做模拟和设计的兴趣,计划做向ANSYS转换的工作。打完瞌睡的TI同志提到,通过合作希望可以在做设计和工程的小组与我们的理论研究结合。另外,界面模型预测的传热系数只有原先估计的1/10,这个参数对整个结构设计十分关键。就此,又安排下周到另一个研究所IKET和资深(退休)科学家JR讨论,估计要设计新的实验。下来以后,女博士RK就问以前和她讨论的东西有结果没有,我说看这样子还是等明年吧......

那天还有些感冒,这个强度下来,第二天倒是感冒痊愈,和踢场球效果相差不大。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发布在科学工作.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