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又一个暑期班 (Summer School)

主题是聚变技术。

主办地就在研究中心。竟然还搞远程会议,另一边是十几个印度人。每次讲座完,发现十几个印度人的问题不断,德国这边现场倒是异常安静。现场的听众一半以上是德国这边的,充分体现了德国人的“特性”。

第一天的讲座,谈到聚变的重要性,不断提到中国印度的能源需求激增。人均能源消耗与国家的发展水平还是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关系。如果不考虑人口增长,而将所有国家提升到一定的发达水平,能源消耗将比现在增加2.6倍左右。现在的温室气体排放已经到达一个比较危险的水平,考虑到这样的能源需求,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将能源的生产与碳分离,而聚变就是一个选择。可惜现在谈到聚变反应堆,都是假设的语气,到本世纪下半叶才能够真正知晓答案。

现在投入到国际聚变反应实验堆(ITER)项目的经费超过10亿欧元,算是比较庞大的数字,可惜和现在世界上其他能源比较,只是九牛一毛了。想想美国在伊拉克每月的军费。

另一个经常以中国作为例子的是环境污染,一个来自英国的物理学家说自己的夫人在中国西北工作了几年,后来发现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十个城市之一。

想到的一个比较搞笑的例子是德国的能源政策。德国由于有“原子能法”,任何有放射性的反应堆都不能建。所以只有几个早期建立的核反应堆,几十年以后将退役。而现在的女总理有是“环保卫士”,到处提议要缩减温室气体的排放(虽然德国境内依然有新建立的热电站)。想想不多的几种能源产生方式,不知道德国怎么满足自己的能源需求?有一个方法是进口,但进口的每度电难道就没有温室气体排放,就没有放射性污染的几率?所以德国几个小镇开始节能活动,晚上不开任何电器,声称节约是解决能源问题的唯一方法。节省本身没有问题,德国人的直线思维确实比较有趣。

Powered by ScribeFire.

发布在科学工作.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