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历史与媒体的反省

昨天看Youtube上一个西方人比较客观地介绍西藏的视频(可惜现在忽然忘记链接了),其中有句话:

Study history, not the media. The truth is not to be found in the television and broadcast.
"研读历史,而不是沉迷媒体,真相不可能在电视节目里找到。"

这句话实际上并不一定就事论事。

就目前西方媒体的煽动,估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们都会开始怀疑,这些媒体背后的动机。想想,对于大部分西方人来说,这个西藏几乎和他们的生活没有交集,而媒体里整天都Tibet长Tibet短的,观众是会厌烦的。西藏,很多西方人都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大小、人口和文化。就开始挥舞"雪山狮子旗",就开始高叫"Free Tibet"。表面上看上去,俨然人权斗士、正义使者的样子,可惜往往暴露的是背后的无知。当然,以此赚钱买狗罐头吃的,人家也不容易。

不过有个问题,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开始反问自己,我们是不是真正了解西藏的历史和文化;我们是不是在过于依赖媒体(电视、杂志和网络)?而由此,对于这样的历史和文化,是不是有我们起码的尊重?处理民族问题,如果带着难以消解的偏见,把自己看作救世主,是不可能做好的。看到各地论坛上,青年们、尤其在海外青年的,几乎一致的讨伐西方媒体和政府的呼声里。我们是不是可以听到一些别的意见呢?

其实,静下心来,回顾从解放以后对于西藏的民族政策。不能否认有很多失误的地方,当然也不能忽视50多年建设的成就。只举简单的一个例子,西藏的那些政府官员,真正尊重人家的宗教习惯,还是嗤之以鼻?抑或,以无神论去"俯视"藏传佛教;以汉人"俯视"藏民。其实关于官员们"俯视"的态度,我们都是非常熟悉的。在政府机关办点事情,看到的大都是这样的眼神。也许我们已经太熟悉了,以致忽视了它的存在。但是,如果把这样的态度带到藏区,藏民会怎么想?总体来说,国家对于藏区的建设瑕不掩瑜,这也是我一直和德国同事们强调的基本事实。

看看达赖的《告全球华人书》(实际主要是针对汉人)、《告西藏同胞书》,表面上"和平""人权"不断,字里行间却显示了他的狡诈。文字投西方媒体所好,又同时不失影射。玩起权谋,达赖的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和他同时期的政治家,在位的、在世的还有几个?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他的文本,看见的其实是不断地挑拨着藏汉的矛盾。谈判都是幌子,看看他提出的条件。无论如何,在西方媒体中,他都占有绝对的话语权。加上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的闹剧,我们是不是开始难以区分藏民和藏独的区别了呢?达赖还在《告西藏同胞书》对藏人们说,"不要破坏汉人的奥运。"何其奸诈的语言。现在觉得,其实这种几乎举国的愤怒(绝大多数是汉人),很难去处理好民族矛盾。而恰好中了达赖的奸计,被民族分裂分子落了口实。

还有一个问题是,其实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藏独分子的时间表和奥运空前的一致。我现在其实只有一个希望,就是硬着头皮、承担着这样的压力,把奥运办好。至于以后,我坚信愤怒本身不能解决好问题,恰好相反。

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认清所谓民主自由的西方媒体、也可以更新一些自己对于中国历史、文化和未来的基本认识。最主要的收获是,我们看到中国年轻一代,尤其在远在海外的华人,在关键的时刻,义无反顾地站在一起,站在母亲身边。我想,这才是西方真正要害怕的东西。

发布在随感随想.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