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里博士后的美国奇遇

其实,这个“奇遇”还在进行。不过实在忍不住先写一点。暂且叫这个人J。

最近,有个在美国华盛顿附近的会议。在J得知美国签证要花最多6周时间以后,他就仗着以前有过赴美签证的经历,在会议开始前6周提交了申请。原定是周六飞机去华盛顿的,一直没有任何回音,还以为拿不到签证了,前一天(上周五)美国使馆才来电话,于是J马不停蹄赶赴法兰克福,结果路上遇到德国ICE晚点。晚了不到1个小时,到美国使馆的时候,人家已经打烊。而第二天又是周六,唯一的选择就是下周一。

在匆忙和航空公司联系以后,原来周六的直达航班,改到了下周二的飞机。需要先到费城,再在费城转机到巴尔的摩,再从巴尔的摩走地面去华盛顿。

在周一“顺利”拿到签证以后,周二,J终于坐上了飞往美利坚的飞机,打算和已经到了老板在会场碰头。大家都松了口气。

今天,在办公室里逍遥的时候,被老板3个电话。由于当时有事和同事在讨论,听到手机的时候,想了一下,这个新的号码只有LP和老板知道,老板在美国,只能是前者。于是没接。结果几分钟以后,办公室小伙的电话也响了,说是老板从美国找我的。估计是急事。打过去一问,原来J失踪了!原定的飞机是昨天中午到的,知道今天上午,他都没有在宾馆登记入住。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老板就是过来问他的手机号码的,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是国际漫游呢。给J的夫人打电话,不在......没有电话,没有Email,没有手机,没有任何音讯。难道......要不越洋打个911?

焦头烂额的时候,又接到老板电话......说终于找到J了。才到宾馆。一问,原来是到美国以后,那个转飞的航班取消了,只能在费城过夜。第二天大早,才赶到会场的,路上花了将近40小时。

还好赶上了会议的报告。

发布在德国生活.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