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同事

上次,写了点单位里印度同事的事情。至于这次要写的伊朗人,实际上认识的也就2个,一女一男。女的叫莎丹,男的叫姆斯哈。

(一)莎丹

伊朗人莎丹,是来做硕士论文的。由于单位几十年前是搞核技术应用研究的,对于伊朗人竟然有特别的限制,而不论那人是来做什么的。单位要求雇主担保,做了很多调查。其实,除了美国,科研单位对于人种的歧视,还是若隐若现的。所谓“科学没有国界”,估计都是些漂亮的、没有怎么经过大脑的句子。

莎丹刚来的时候,我正好读完那期以伊朗为专辑的《国家地理杂志》。看到那些在伊朗南部,波斯时期的建筑遗迹,矗立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中,依然可以感受到当时波斯帝国强大时期的震撼力。毕竟放到博物馆里的文物,例如卢浮宫里面的波斯雕塑,失去了原生地的环境,更像是小时候制作的干花。看到这些照片上的景象,真想某天可以从沙漠中驱车而去。和莎丹同学说起,尚带着内心的兴奋,我问她从哪里来的,有没有见到过这些建筑群。她说从小生活在德黑兰,从来没有去过那些地方。说她来德国的时候,年纪还小,对这些历史的东西没有太多兴趣。我当时就想到,其实就像一个外国人看到兵马俑的介绍,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来和一个从没有见过兵马俑的中国人讨论,实际那个被问的人很尴尬。只能连忙转换话题。

关于两伊的古迹,曾经看到一则报道,说美军有一个在伊拉克的空军基地,就是建在以前两河流域一个最大的考古遗迹之上。波斯人曾经比欧洲更发达,在科学史上有过一段无法忽视的记载,例如,数学史上数字零的发明。波斯人,在欧洲发展之前,曾经嘲笑过不开化的欧洲民族;就像现在欧美人嘲笑现在的中国一样......

(二)姆斯哈

在那期《国家地理杂志》上,有一段说到伊朗人对于自己地理位置的认同。说伊朗人很喜欢声明:“我不是阿拉伯人。”

姆斯哈搞的是材料化学,在知道姆斯哈是伊朗人之前,我们由于经常上班同路,聊过几次。

有一次,他让我猜,他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埃及。他连忙摇头,我问:“那距离埃及很近?”毕竟对于那个地区的人们不熟悉,根本就说不出区别来。他很郁闷地说:“我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一个大陆的。”那时候,我就猜出,一定是伊朗人。由于这个“我不是阿拉伯人”,对《国家地理杂志》又增加了一份好感。再仔细观察一下姆斯哈的长相,还真像是那些博物馆里雕像的模子,高鼻梁、黑色的卷发、黑色的胡须。估计这也是他很有信心地让我猜的原因,没想到我会乱猜。

再问他,从伊朗哪里来的,回答是德黑兰。我就不怎么相信伊朗人都是从德黑兰出来的。后来想到,估计他们故乡的名字,说出来别人也是没有太多的反应。说个附近的大城市,估计还可以被别人知晓。就像不熟悉中国的人,只知道北京、上海、香港。其他的名字,估计就得解释半天。

发布在德国生活.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堃 Maggie Hu
    发表于2008/11/09 15:00 | 永久链接
    你的工作环境和我的还真是像极了,我们实验室,两个中国人(一个快毕业走人了,不是我。。。), 另外一个印度人,一个伊朗人。我还纳闷上次我提起阿拉伯,我们实验室那个伊朗mm的反应,现在明白了。嗬嗬!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这两个国家的说。。。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