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包子打狗

今天看见两个新闻。roubaozi

第一个,来自中国青年报的《调查称760亿地震捐赠80%流入政府财政专户》。第二个是谭作人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前的文章)今天上午在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开审。前一个刊登在国内主流媒体上,后一个新闻似乎对于墙内是隐形的,是今天在twitter上的热点。两者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与去年四川地震相关的。

(一)

关于四川地震捐款,去年震后铺天盖地的捐款宣传和行动,似乎有点被热情冲昏了头脑。很多人捐款出去以后,可能并不太关心钱款的去向。当时我们捐款的时候,选择的是红十字会,虽然在中国红十字会也是一个政府组织。现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告诉大家,80%的捐款流到了政府。可能有些人觉得这80%的钱,从政府统筹赈灾无可非议。实际上却是非常不合理的事情。第一,想想权力,尤其是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与金钱在一起的时候,腐败是不可避免的。在现在的中国,政府和官员的诚信,已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了,而且尚且没有完善的对于权利的监督体系。无法想象这80%的捐款,将怎样消失在庞大无底的黑洞里头。第二,作为收取税收的政府,灾后重建应该是份内的事情,不应该去动用来自民间的捐款,且暂且不计“动用”以后的后果。合理的做法是,委托一个非政府机构(NGO,民间组织),由政府和公民来共同监督。其效果就是将金钱和权利分开,让来自民间的捐款最后真正起到灾后重建的作用。

换句话说,把“肉包子”和“狗”分开,别干打狗的事情。

(二)

关于谭作人。这个案件表面上是针对他写的64回忆文章《1989:见证最后的美丽》(具体可以Google起诉书,号称是基于谭对于64官方定调的“不满”),“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明显是因言获罪。而实际上我们应该看见的是,这次起诉后面的东西。就是谭作人在四川地震之后,调查坍塌校舍的质量问题。算是一种来自民间的监督,然而事实告诉我们,这样的监督是不可能的。触动到权力阶层之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汪洋官员的“从来不缺言论自由”调子下,我们听见了“莫须有”的颤音。地震一年以后,四川官员既然已经定调“不应追究”坍塌校舍的豆腐渣工程,刁民谭作人顶风作案,怎可不追究。

在这个事件里的“肉包子”是指来自民间改良的“善意”,而我们可以看见这种“善意”的后果。

发布在随感随想 已有标签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