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理工关于钱学森逝世的报道

在《今日加州理工》(Caltech Today)的头版头条的报道:

capture_03112009_153638Tsien Hsue-Shen, PhD '39, a Caltech alumnus and one of the founders of the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died on October 31. He was 98.

Tsien worked for the U.S. military on advanced rocket projects and had been commended by the U.S. Air Force for his contributions to its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after World War II. But in 1950, the Chinese-born scientist was accused of harboring Communist sympathies and stripped of his security clearance.

No evidence was produced to substantiate the allegations, and Tsien and his colleagues in academia, government, and industry protested that they were nonsense. Nonetheless, the INS placed him under a delayed deportation order, and for the next five years he and his family lived under U.S. government surveillance and partial house arrest.

In September 1955 they were permitted to leave for China, where Tsien resumed his research, founded the Institute of Mechanics, and went on to become the father of China's missile program, a trusted member of the government and Party's inner circle, and the nation's most honored scientist.

10月31日,钱学森刚去世,当天就有很多人在非常不厚道地挖掘以前的旧闻,例如1958年《人民日报》上的农业文章。然后联系因果,说钱应该对自然灾害中去世的人负责。这样的因果关系,看来只有一些中国人可以想出来。一个导弹专家写的农业文章,一个科学家说的马列主义,谁愿意相信就相信了吧。按照这样的标准,把中国当时的文章都挖出来,看有几个人是“干净”的。我现在读八十年代《读书》杂志上的文章,文革印记还是非常明显的,却只距今二十年时间。如果都以现在的要求去要求“古人”,估计中国整个历史上就没有一个“干净”的,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其实,这些号称具有批判精神的国人,往往还掌握着一定的网络话语权。他们与之前的浙江大学领导对待涂博士是没有区别的。抬高自己都是以压低他人、推卸责任为基础的,当然他们是不会承认的。如果“理性”批判,到最后连一点宽容都没有了,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批判?我只能解释成“为了吸引眼球”。

当时出于愤怒,在Twitter上骂人。现在,对骂这些人是“疯狗”还是不后悔。那时这样写道:

一个人物离去。一群疯狗偏偏要将人物的尸体脱下神坛,撕扯,欢叫。而根本不去考虑一下这个人物留下的东西,带给国家的不同,带给世界的不同。不知道疯狗们撕扯的时候,会不会看看镜子,镜子里面是什么样的嘴脸。

大学时代,去得最多的一个建筑,就是以钱学森命名的,建筑入口处就是钱学森的头像。另外,和钱学森的专业背景也是相通的,于是也很能够了解到他的贡献。钱学森生前对于中国现代教育的提问,倒是我们最应该考虑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冯·卡门(这里有他的学术家谱),他是钱学森的博士导师(冯·卡门还有一个中国学生,林家翘)。钱学森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在他写的The Wind and Beyond一书中,他为钱学森专门写了一章,名字叫做《钱博士和红色中国》(Dr. Tsien and Red China)。历史上往往是学生给老师写传记,到钱学森这里倒是老师给学生写传记。例外一本钱学森的传记,出自张纯如(Iris Chang)之手。

钱学森的那个关于中国现代教育的问题,就是关于杰出人才的:

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

一个社会如果缺乏对于人才的基本尊重,那么还谈什么教育和培养“人才”。尤其在一个“杰出人才”离去的身后,跳出如此多的“小丑”拿着放大镜,寻着伤口。而这样的伤口实际上不仅仅属于一个人,它属于整整一代人。

 

附报道原文链接:http://today.caltech.edu/today/story-display.tcl?story_id=39604

发布在随感随想 已有标签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20 条评论

  1. 世界草民
    发表于2009/11/03 19:04 | 永久链接

    顶。

  2. 发表于2009/11/04 02:07 | 永久链接

    有道理,
    那些在秦始皇和希特勒身后指责他们的人可真不厚道,
    还揭开他们的私生活伤口,更可耻

  3. 乡长
    发表于2009/11/04 05:52 | 永久链接

    这才是真的超级大牛。。。。。。
    希望阿甘博士也成为这种级别的牛牛

  4. sean
    发表于2009/11/04 06:15 | 永久链接

    客观的看待钱老,尊敬作为科学家的钱老,不耻摇旗呐喊的钱学森。非得把钱老说成神做啥。把钱老说得一文不值的人固然是疯子,但如你这般当钱老为圣人般差不多也是傻子了。

  5. 发表于2009/11/04 09:18 | 永久链接
  6. ziwu
    发表于2009/11/04 15:08 | 永久链接

    什么是理工科科学人才,是抱着对于科学没有偏见没有利益的诱导没有抄袭没有欺骗的进行探索和研究的那一批人,严格的遵守科学理性,对自己的科学可以实施公理化的那批人。如果连自己的研究的成绩都不能公理化的话,这样的科学论文就是违背科学精神的。那么对于违背精神的地方我们就必须要谴责。很显然,钱学森当时在做这方面的文章的时候是严重违反了科学精神的。为什么他死了之后我们就不可以指出他错误的地方,并且加以批判。如果没有这样的反思,我们面对如此这般的违反科学精神的科研,只能爆出更多的抄袭。如果作者本人也是做过任何一种理科科研的人,应该知道抄袭和欺骗是在科研当中多么无耻的行径。

    另外,钱学森在民众普遍教育程度低,信息严重不公开的年代成为了科学大师,一个公众人物在为公众写的报纸上所发表的文章所负责。如果今天你去和钱学森同时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观点对立,我确信相信钱学森会有更大的可能性会被相信,而对你可能就是这态度,这他妈哪来的孙子,还敢和钱学森在这里叫板。

    质疑钱学森的人有没有科学精神我不知道,但是这种对钱学森的质疑上不仅仅限于对他本人科学精神的怀疑,而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公共人物的批判。如果对于一个公共人物都不能进行批判的话,那么公共人物因为其影响力所产生的那些不好的影响就不能被清算。

    对那些不负责任的公众人物,尤其是人才,更要批评,因为批评了才有了避免他们利用影响力作恶的可能性。不批评现在国内学术界的抄袭和欺骗。如何给所有做学问的人有一些批判和警示?

    如果你在美国做科研工作,做个假试试,看你能不能在那边继续混下去了。

    如果批评钱学森的人是小丑,在那些支持对钱学森的批评的人中会不会有人认为你是傻逼。如果你做学术,连就是论事都不懂...

  7. ziwu
    发表于2009/11/04 15:15 | 永久链接

    他给国家做了多大的贡献又怎样,他就是这个国家的上帝又怎样?还不是有无神论者对他进行批判。

    有没有因为看了钱学森的文章而找到所谓为了放卫星的科学依据,进而会饿死人的事情。有没有?

    这些被饿死的人应不应该被关注?他们普通平庸就应该为了一个所谓的科学伟人去饿死?甚至饿死全家?全村,全县?他们都是那么理智的懂得用公理化的思维去推导钱学森的文章中的反科学的东西?有多少人知道钱学森有可能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谁愿意相信就相信,可是只因为相信这个而作恶的人有没有?

  8. 发表于2009/11/04 15:41 | 永久链接

    @ziwu :多谢你写这么多,不过之间逻辑不敢苟同。
    (一)你难道真以为当年主席(或者决策者)是看了钱学森写的文章才决定放卫星的??
    (二)你真把《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当科研论文看了?而且是那个时期的《人民日报》?
    (三)你觉得钱最主要是作为什么身份存在的?科学家,抑或政治家?倘使前者,固然有政治上的缺陷,总不失作为科学家的根本。

    也知道写出这样的文章,会招来一些争吵。吵就吵吧...

  9. kcid0401
    发表于2009/11/04 19:59 | 永久链接

    老外蛮中肯的。

  10. ziwu
    发表于2009/11/05 14:43 | 永久链接

    @杨羽
    我不知道毛泽东看了钱学森的文章会不会决定放卫星,但是,这样一个循环的过程我认为是存在的。我认为在钱学森之前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放卫星的行动,只是这样的卫星的大小不同而已。或许只是亩产千斤,或者是两千斤。那么,作为钱学森的文章发出来的那一刻,尤其是发在人民日报这样一种宣传机构上来说,对于那些以人民日报为真理的那些人们来说,正好找到了可以大放卫星的所谓借口。那么毛泽东是不是放卫星的决策者,还是对于即成局面的一种接受者?我更倾向后者。这个可以参见wiki上中的引用李锐的书。

    无论人民日报是什么性质,正如你说的,作为科学家的根本,你做这样的文章就是要遵从科学精神的。如果他否定了他的科学家的身份,他可以以一个文盲的态度发表这样的论文,那么相信的人还会有那么多么?而且会让他发在代表真理的人民日报上面么?但是不幸的是,钱学森成为了科学造神运动当中的一个大神。那么他在代表真理的人民日报上说出的话作出的事情都是会被当作真理认为的。这不仅仅是出于民众的理解力有限,而且是出于一种专制的强权的要求。作为一种宣传出现的。那么钱学森在真理化身上说出的那些观点,就会被当作化身。关于人民日报的真理的地位,我想尤其是那个年代,是无需争论的。

    钱学森的身份是复杂的,是作为科学大神出现的,是会被盲目崇拜的。即便是现在,出现对钱学森的批评的文章,不但是小众的,而且是有被屏蔽的危险的。那么,对于一个被盲目造神的一个人,他的出现,就是成为了真理的化身,这远比科学界当中的学霸,强势学派对弱势学派的欺压要来的明显的多。那么,他一旦成为了真理的化身,大神的存在,那么任何形式的错误都应该被提出来批评,尤其是在这个年代,我们需要重建整个社会的学术和生活规则的年代,对于这样的错误是必须提出来批评和反思的。今天看到了一篇文章,关于法不责众的问题,那么如果所有做学术的人因为有钱学森这样公然造假都可以被原谅的人,那么会不会产生这样的类比,你看钱学森都造了假了都没有什么事情,更何况我一个小人物有什么不能原谅的。那么这个群体以这样一种态度来进行学术研究的话,那么整个的风气就会以一种欺骗的方式出现。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说所谓的法不责众的话,那就成为了一种形式上的群氓,只是比乡间低头为了争土地大打出手的那些人社会地位高了一些的群氓。对于大神的批判,是对公正性的保证。就像陈水扁下台之后因为贪污问题被判无期一样,那你能够说,陈水扁作为台湾民主的一个作出很大贡献的人就不应该被因为贪污而审判么?地位归地位,错误归错误,改判的就判,该批的就批,只要是错,无论他是政治家还是科学家,如果因为他的地位是政治家,他犯了科学上的错误,就可以被原谅的话,那么是不是连邓小平这样不是学物理的人就可以发几十篇胡扯八道的文章在中国的学术论文期刊上呢?因为他是政治家,不是科学家,所以犯错可以被谅解。

    还是那一句话,就事论事,至少对一个尊重科学精神的人来说,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无论他是什么,犯了错,就要对他的错误进行批判。世界上本无大神,可是正是因为大多数人不懂得就事论事的基本原则,才能简单进行所谓的道德上的加减,而造就了大神,那些大神犯的错误成为了道德上的无穷小量而被忽略,那么这就不仅仅是对科学精神的违反,延伸到政治领域,就是对公正性的公然强奸

  11. 发表于2009/11/05 19:35 | 永久链接

    @ziwu :楼上这位,我从不反对全面看一个人。但是不至于无限放大那点东西,甚至掩盖了原来的面貌。放心,我这篇文章里说的不是你这样进行过一点分析的人(虽然分析的结果我不认同)。最先的批判“热潮”,是在twitter上,在钱去世当天,尸骨未寒。这样的行为太不厚道,也是我当时“口出狂言”的原因。我赞同的是,在身前身后评判都没有问题,但不至于在当时就冒出这么多“抢风头”的...难道你认为这就是理性分析?

    另外,如果你一定要说那人民日报文章的话,建议仔细看看下面的原文。
    http://gezhi.org/forum/1797
    注意文章中钱学森分析的角度(能量转化的问题),以及立论的前提。经过理工科基本训练的人,看所有的结论都是要看前提条件的。

  12. 发表于2009/11/06 03:53 | 永久链接

    言行只是表面,背后却有无数看不清的力量。在一个政治狂潮的时代背景下,能在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上刊出来的文章,你可以想想这篇文章到底有几分是一个十分严谨的科学家的真实想法,抑或这篇署名的文章中到底有几分是真正出自他的手笔。试问,如果把我们自己放在那个大环境下,又有几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与政治顶峰人物唱反调呢?

    人总是要活着的,不是事事都要拿出宁为玉碎的精神。只有活着,才能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钱先生就是这样的例子。有了在美国的经历(麦卡锡主义),他似乎预见到了不久的中国会发生什么,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躲过浩劫。如果文革时代里,钱先生被关进牛棚,日日被游街批斗,甚至折磨致死,我想也就不会有今天中国的太空事业了。

    人无完人,这句话对于被评论的生者也许可以作为借口,但对于被评论的死者,却彰显评论者是否有足够的宽容。对于一个优秀的科学家,一个为国家民族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对他宽容一些呢?

    许多人指出,当今中国科学界所缺失的就是一个榜样,但我们如今却要把仅有的榜样给打到。这是十分可悲的。

    当一个人逝去,就让我们更多地去怀念他的美德吧!

  13. 乡长
    发表于2009/11/08 16:29 | 永久链接

    对那些说钱老作假的,我深感悲哀,同样是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钱老的人品是第一流的,钱老是爱国的,所以他在新中国百废待新的时候回来了,我们可以比比老杨的为人,呵呵。。。。(话说回来,老杨再怎么人品低,丝毫不影响他对物理科学的杰出贡献)。钱老写几篇亩产万斤的文章又怎么样,难道你们体会不到钱老当时违心的写这些东西的心情吗?

  14. 乡长
    发表于2009/11/08 16:32 | 永久链接

    其实新中国也不新,从秦 始 皇到现在HU哥其实还是那个中国。

  15. Optimus
    发表于2009/12/01 20:42 | 永久链接

    博主,其实问题不仅在于究竟怎样为钱定性————而是为什么非要定性。

    我们对人的认识总是极端化,二元化。反映在钱的问题上,很多人的评价就是这样,要么鼓吹他为一个圣人,要么将他骂杀为一个罪人。当然,持辩证看法评价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功劳抹不掉,罪过讳不过。”这样的评价貌似比较中立客观,当然说罪过好像还是批判的成分多了一些。

    为什么不可以脱离对他的定性,原原本本地呈现钱的生平给民众呢?人本来就是复杂的,有的人还有多重人格。给一个人定性为圣人或者罪人这件事本身就欠妥。

  16. 发表于2009/12/01 20:49 | 永久链接

    但是我们的媒体几乎一边倒地鼓吹钱的高尚情操和丰功伟绩,只字不提当年他犯的错误。(咱不说是犯了什么罪过,但至少是错误吧?总不能说写了亩产万斤这件事是对的吧?)

    不管究竟钱是个什么样的人,民众都应该有权得知他真实的生平,每个人心里自然会有一个判断。谁也不必去强行说服别人,但是否认史实甚至“选择性失明”————对负面的东西故意视而不见,恐怕还是要让天下一片昏暗。

    所以网上所谓“疯狗”们,其实才是弱势者,因为他们没有主流话语权,他们的评论也许是要偏激了一些,不过不过没有这些偏激的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钱当年写过什么文章。

    当然,我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我只是通过他们得知了钱不为人知的一面。但是我知道,社会要进步要向开放自由发展。这样的“疯狗”不可或缺。我更愿意把他们解读为“过度还原”历史真相的人。

  17. NNTOONE
    发表于2009/12/03 06:21 | 永久链接

    @ziwu
    不知道你有没有认真地看过钱老那篇文章。他做了一些假设,尤其是植物光合作用转换太阳能的效率,据此假设推出一些结论,所谓亩产上万斤。
    假设限定了结论“亩产上万斤”的使用范围。做研究提假设再正常不过。大伙都相信了钱学森,所以才饿死了人,逻辑上说不通,那是决策者的事情。说不定将来某一天,当真有亩产上万斤的可能性,只要前提条件能够满足。
    我一直觉得,一般人没有资格评论伟人或者大师,这是因为他们所思考的问题很大,站在全局最高处考虑问题。即使评论,也最好别偏激,弄得跟泄愤似的。
    不可否认,钱学森对增强我国国防能力和提高中国国际地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8. 发表于2010/01/18 16:15 | 永久链接

    闲着无聊,随处看看,呵呵

  19. 匿名
    发表于2010/01/30 06:50 | 永久链接

    那个时代,党报上的文章是不是钱老自己写的还不得而知。

  20. 发表于2017/05/18 11:30 | 永久链接

    好文章,内容淋漓尽致.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