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籍教授

遇到两个德国人,做了教授来研究所做学术报告。

一个是德国土鳖,完全德国的教育体系一直到博士,最后到麻省理工做了教授。最近回到德国做讲座,面对一屋子德国人说,他更倾向于用英语讲科学(talk science in English),于是英语演讲,英语问答。现在几年下来,我听德语学术讲座几乎没有问题,至于讨论可能还有点困难。当然英语的最好了,之后还可以问问问题。

想起几年前刚到德国遇到的一件事情。一个从美国留学回到德国做教授的德国人,来做报告。做报告前问一屋子听众是不是有人听不懂德语,我和一个印度哥们举了手。结果这个教授说,既然人少我就说德语了……当时郁闷得不行,和印度哥们对视了一下,感觉被人当猴耍了。之所以反应强烈在于,本来就没有指望一个在德国本土做教授的德国人用英语,竟然这位教授之前还多问这么一句。苏州土话的歇后语,这种行为叫“脱裤子放屁”。

发布在德国生活 已有标签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8 条评论

  1. 发表于2009/11/25 13:43 | 永久链接

    第二个德国佬要是这样,我就当场走出去了

  2. 发表于2009/11/25 16:06 | 永久链接

    汗~~我现在英语都成问题~~

  3. Liu
    发表于2009/11/25 22:16 | 永久链接

    只能说明第二个教授不懂得尊重,如果他什么都没问什么事情也没有,问了有人表示不懂德语还以德语讲是他失礼。在IKET的时候有时候做讲座的人也会问又无人听不懂德语,我会举手,有时候就我一个人,他们还是会讲英文,这是最起码的礼貌和尊重,后来有几次我们本所的看我在就笑了,都会照顾我一下。我觉得他们很有风度,其中一个在大学那边挂职做教授,另外一个现在是INR的所长了。

  4. Liu
    发表于2009/11/25 22:20 | 永久链接

    另外第一个教授说他更倾向于用英语讲科学(talk science in English),在德国研究中心里面这句话也多余了,会引起人不快,我觉得。呵呵,比如一个在美国的中国教授回国做讲座,说还是prefer to talk science in English, 如果我在座,我一定感觉非常不舒服。

  5. Liu
    发表于2009/11/25 22:24 | 永久链接

    我现在语言的压力还是蛮大的,我听不懂德语讲座的说,另外部门里就我一个人不懂德语,蛮郁闷的,在FZK3年没好好学习德语很有点浪费。

  6. 发表于2009/11/25 22:28 | 永久链接

    @Liu :所以把这两个放在一起。一个让会德语的有意见,一个让不会德语的不乐意。

  7. 发表于2009/12/08 16:29 | 永久链接

    我也觉得那位忽略在场(尽管是少数)的非德语人士的教授很没礼貌。
    在我们所里任何会议,首选语言是在场者的交集,通常是英语。德语只是第二语言。

  8. 发表于2009/12/13 22:08 | 永久链接

    @vanvan :如果寻找在场者的多数、而不是交集的话,在美国很多大学的实验室里是可以说中文的。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