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籍教授

遇到两个德国人,做了教授来研究所做学术报告。

一个是德国土鳖,完全德国的教育体系一直到博士,最后到麻省理工做了教授。最近回到德国做讲座,面对一屋子德国人说,他更倾向于用英语讲科学(talk science in English),于是英语演讲,英语问答。现在几年下来,我听德语学术讲座几乎没有问题,至于讨论可能还有点困难。当然英语的最好了,之后还可以问问问题。

想起几年前刚到德国遇到的一件事情。一个从美国留学回到德国做教授的德国人,来做报告。做报告前问一屋子听众是不是有人听不懂德语,我和一个印度哥们举了手。结果这个教授说,既然人少我就说德语了……当时郁闷得不行,和印度哥们对视了一下,感觉被人当猴耍了。之所以反应强烈在于,本来就没有指望一个在德国本土做教授的德国人用英语,竟然这位教授之前还多问这么一句。苏州土话的歇后语,这种行为叫“脱裤子放屁”。

发布在德国生活 已有标签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