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了文物

今天上午,实验室的老先生H,忽然很神秘地说,对于中国文字和文化很感兴趣,下午约了个时间谈了谈。第一印象是,难道老先生打算学汉语了?

上一次,被德国同事问中文的事情,是副所长。说要去中国开会,收到一封信,都是中文看不懂。打印出来给我一看,竟然是日本AV广告。我建议他直接扔垃圾桶,并郑重申明,这个是日本鬼子干的。

下午,一进他的办公室,他立刻关上了门,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暗黄色卷轴。和他慢慢卷开以后,还以为是个《清明上河图》。结果先看见的是蝌蚪文,他说是中文。我猜测应该是满文,毕竟还是在人民币上见过的。再卷开,终于有点中文了。卷到头,从第一列开始读:“奉天承运...”!竟然是一封光绪年间的圣旨。写给粤南的一个三品官的,没有仔细读文字。主要是我自己有些惊讶。再仔细摸摸卷轴背面,算是有些年代的丝绸。汉语和满文之间,有两个模糊的15厘米见方的玺印。猜测是一份官方书信,写了两种文字的版本。

从我来说,比较相信这个卷轴不是仿造的。因为老先生H家里上两代祖辈中,有一个到中国当传教士的(粤南信义会)。那时候的传教组织,不光开教堂,还建立了学校、医院和孤儿院。当年的徐光启,就是借此翻译了亚里士多德的《几何原本》。上世纪20年代,老先生的祖先从中国返回回德国的时候,带来一箱子中国人送的礼物。箱子上刻上了信义会成员的名表,里面还有不少“王二妈”、“张三婶”之类的妇女名。众多物件当中,就有这封圣旨。这些东西一直放在那家人的地下室,直到上周,老先生整理的时候,才发现。

终于,一不小心摸到了文物。从光绪年间算起,好歹150多年了。小时候看了电视,经常在小学里伪装读圣旨(后来知道,这大都是太监的活)。拿一个卷起来的白纸,像模像样地。今天算见到了真的圣旨,主要还是在德国。之后,就介绍了一点当时的历史,发现老先生也是做过一点研究的。说下次有机会,可以去他家里参观其他的收藏。不知道还有其他的“圣旨”没有。

发布在德国生活.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