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群体

陈晓卿在博客里写了一篇文章,《小宇航》,说的是和他的儿子乐乐一起到北京儿童医院给小宇航捐款。他在博客里写道:

…回来的路上,儿子反复问我小宇航会不会死。我无言。到家后他又问我为什么总叹气,我想了想告诉他:“将来你长大了,一定要生活在这会制度真正优越的国家,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尽可能交点有钱的朋友吧,别像你爹。”

都是些无奈至极的话语。

想到主流媒体不断高歌体制优越性,却没去关心弱势群体。发生这样的情况虽然概率很低,但一旦发生了只能自保。根本无法去体验所谓的“体制优越性”,什么医疗保险都是按照级别、按照收入来区别对待的。自由、平等,在天朝估计只有在中宣部可以找到,都是写在纸上、说在嘴里的。

说说我知道的两件相关的事情。

第一,在德国的一个论坛上知道,一个国内刚到德国读语言班的女生,体检时发现白血病。由于当时已经购买了德国的医疗保险,虽然对于学生保险费用只需要每月几十欧元。但又了保险以后,进入德国医院治疗全程免费。到论坛上发帖子的原因也是需要帮助,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要寻找匹配的骨髓。虽然来了才几个月,如果晚来几个月在国内发现病症,那完全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德国的公立医疗保险,按照收入收钱,但最后得到的医疗服务几乎是相同的,不论你是富人穷人官员老百姓。想到1999年在西安上大学,一个同级的女生得了白血病,同学在校园里募捐,需要筹集三十万的治疗费用。那时口袋里也是没有几个钱,在食堂门口遇到他们,就把口袋里仅有的二十块钱放了进去。几个月以后,这三十万终于筹完了,那时这个女生也因为拖的时间过久,没有撑到做手术的那一天……

第二,在《读书》上读到的一篇报道。都说美国的医疗保险体系比较差,但美国有一个专门的NGO(非政府组织),是给疑难杂症的治疗出钱的。往往一些病症,发病率极低,但是一旦发病就需要几十几百万美元的费用。而这个NGO就是专门为此筹款的。想想“体制优越”的天朝,NGO的命运又是如何?体制本身不去帮助这些弱势群体,又利用体制打压一些民间组织去帮助他们……

陈晓卿和乐乐说的话,只有两种选择,其实在现实中我们也只有这么两种选择。

PS,关于小宇航,捐款地址在这里(安徽人在京,请留下姓名),或这里(儿童希望,请注明胡宇航专用),也可以直接打到孩子母亲的卡上 中国工商银行银联卡6222 0202 0004 8488 775 胡桂荣)。

发布在随感随想 已有标签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