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上的胡言乱语(四)

胡言乱语摘录(2010年5月至2010年9月)

  • 据说google相册解封了,不知道是GFW一时心软还是弄错了。反正与家人交流下一代的相片容易多了。如果是弄错了,但愿一错到底算了。
  • Back from Maroubra beach, Yangyang saw the sea for the first time.
  • 不过想想英文的140字的信息量实在太少了,很可能讲不清楚问题就已经结束。可能不是Micro-blogging,而是Mesoscale-blogging...
  • 在考虑在组里服务器上搭建一个类似Twitter的平台,然后合作的人简单写写研究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和发现,一个功能是工作笔记,一个功能是小组讨论。另外,修理Bug也可以看看前面有无存在的类似问题。准备具体几个例子,打算说服小组里合作的另外几个人。
  • 预期的结果,是一个分形结构,但是为了展示这个结构,需要两个空间尺度的差别。就是说最大尺寸是最小尺寸的100倍,然后估算颗粒的数量,至少百万以上。看来模拟到这个地步,已经有些可怕了。不过阿Q一下,可以利用等待的时间来思考......
  • 将模拟的尺寸扩大了100倍以后,需要等待半个小时才可以看到信息。经常给出的是Segmentation fault的错误,用ulimit -s unlimited修改了stack size,继续等待错误的信息。
  • 一个人高考没中,复读一年后上了大学。毕业后找工作不顺,只能到一小机构里当技工,干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一干就是七年。工作四年后升职为二级技工。他利用业余时间给杂志写稿,读在职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四年以后才终于回到学校当老师。看来像是一个失败的人生,这里讲的是爱因斯坦。
  • 大学里的年轻人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一些人来了就不走了,头发花白以后,就成了教授。
  • 想到一个Beamer和EverNote的组合。就是用LaTeX的语法,写工作笔记,然后用EverNote的方式同步,查看起来可以看到做好的讲稿,修改的时候在后台用Beamer。如果可以多人合作就更好了。
  • 办公室的穆斯林兄弟终于出斋月了,原来斋月里白天连水都不能喝。这个家伙原来特别健谈,斋月里需要节省体力和口水,话就显得很少。
  • 日本人的精确性 Japanese Precision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wP3cHrp3b0
  • 中国一不输出三鹿,二不输出地沟油,三不去拿疫苗打你们,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仿太子体)
  • @mulberry 我见到的几个人,名片上中文是研究员,英文是 Professor。这样翻译应该没有问题。肯定不是翻成字面上的Researcher。BTW,恭喜。
  • 讨论Proposal时听到的一句话,don't be humble you are not that great,据说这句话挂在某个教授办公室当座右铭。
  • 早晨开车堵在路上,从后视镜发现后面车的驾驶员,是一个亚裔女性,边开车边看书。路虽然拥挤,但还是断断续续在开。她基本上是用眼睛余光开车的,难道赶着去考试评职称?
  • 小时候经常吹牛,说直接挖地下去,穿过地心就到了美利坚的土地上。其实真能挖过去,出来一看,原来不小心跑到阿根廷丛林里了。这个网站显示你所在地的地球另外一面(其实就是球面坐标变换),  http://www.antipodr.com/
  • 早上七点开始上班,其实比以前提前了20分钟,结果交通通畅,路上省了15分钟。可以利用的时间一下多了不少。只是可惜到10点就想吃午饭了。
  • 打印了好几个文献,打印机里出来的,有些有图片有些只有空白。后来发现是Evince的问题,换成Acrobat Reader就没问题。不过Evince的实时刷新,对于用LaTeX写文档还是很方便的。
  • 这几天都没有做任何模拟计算工作,只是在纸上画示意图写公式,帮助清理思路。然后和几个合作者边喝咖啡边争论,然后推翻前面的假设重来。看起来像是原地绕圈子,但估计以后回顾起来,估计是一段很好的时光。
  • 发现悉尼大学图书馆有不少中文书籍,其中半数以上是台湾和香港版的。2000年以后出版的也有较及时的更新。借中文书在德国那个城市有点天方夜潭。
  • 从EndNote里导出所有的参考文献,到JabRef里。这个文献管理软件是最后一个还在用的Windows软件。终于完全脱离MS魔爪了,正自喜中,收到一封邮件,要求对一年前的文章进行修改,那时用MS Office写的,因为主办方不接受LaTeX。
  • 今天早晨特地提前一个小时出发,七点半已经在路上,打算避免交通高峰,结果发现已经是高峰,堵在Parramatta路上将近半个小时。悉尼的交通真差。
  • 在计算机里制造熔炉,“大炼钢铁”。不过不是用煤炭燃烧,而是靠机械能。对于这样“热”的问题,模拟比作实验好些,大量减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
  • @QuentinHou 老爱那个时候没有数值方法,完全靠人脑。用了不少假定,例如只有有限的相互作用,现在可以做的事情多了,做研究的人也多了。
  • @QuentinHou 其实我们作的研究与泥石流、地震还是很有关系的。最近打算写的一个Proposal里,就有类似的应用。不过研究距离应用还是很有差距的。
  • 昨天办完大学的停车证,今天上午就开车上班。不到10公里的路,开了30分钟,算是上班高峰时间。如果用公告交通,算上走路等车的时间,也要30分钟。
  • 加入新的小组以后,工作的循环:上个周末有了一个想法,周一周二写程序实现,周三周四作验证,周五和同事讨论,这个想法被“民主”否决,又到周末回去找想法了。
  • 写程序比较无聊,不过可视化还是很有趣的,而且要作动画。可惜最后写论文,无法在文章里面直接加动画。虽说可以在里面加链接,什么年代了,还用这样的论文发表方式。
  • @chenyi1976 是罢工,上午在车站打算在售票机上买票的时候,被一个工作人员解释了半天,说今天CityRail火车免费。
  • 早晨坐火车上班,在快车和慢车之间选择了后者,因为可以有更多时间在车上阅读。
  • 年纪一大把了,还在自学一个学科,叫《构造地质学》(Structural geology)。

  • 国内刚过来的一个博士后聊天,他在北京读博士时已经有车有房。他说国家发展可以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什么弊端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例如官员收入公开问题。听到以后觉得实在没有共同语言,于是结束。中国有这样一批理解政府的年轻人,看来还很有长期稳定发展的希望。
  • 看了几个城市,对于普通人,房价高的地方,工作压力都不小,幸福指数与房价成反比。
  • 悉尼晨报(smh)的文章,超过20%的澳洲工人每周工作50小时,澳洲的工作压力不小。http://www.smh.com.au/national/a-hardworking-nation-thats-losing-its-balance-20100731-110kx.html
  • 看到一篇文献,评审了整整两年,最后没有修改就接受了。期刊还不差,不过两年评审时间有点太可怕了。
  • 原来通安的事情尚未解决,大量武警每天值勤。问题在于一旦政府让步,则全国的类似宅基地拆迁条例都要改。政府不让步,就一直僵持下去。维稳费用,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 主要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故,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隐瞒,不让媒体采访直播。难道是为了后续编故事,造宣传,升官发财做铺垫?现在几个境外中文网络媒体,南京的事情都是头版头条,据说南京的报纸倒没有如此力度。
  • 上一次读《三国演义》,不知道十几二十年前了,当时小学,看见的都是打打杀杀,争权夺地。现在买了一本重读,看到的都是尔虞我诈,顶着为国为民为江山社稷光明正大的名头,都有各自的算盘,为自己牟利。难道不是当代的写实?多么现实,难怪成为“名著”。
  • 苏州通安事件以后,市政府中层以上干部本周末加班两天。期尽快拿出对策,防止不满情绪扩散。
  • 人们喜欢选择和编排事实,以期达到自己预想的结果,于是同样的事情,各人看来完全不一。
  • 参加了一个国际会议,只是作为听众,注册费1400刀,午饭社会活动什么都没有,只发了一个背包,绿色的背着很像乌龟。国际会议都是赚钱的活动,不过和同行聊天还是很有趣的。
  • 家里小的发烧六天,昨天去一家儿童医院挂急诊,竟让在Waiting Room里等了将近四个小时。然后三个小时各种检查,结果说什么问题都没有。公共医疗体系都是如此,低效率,高消耗。想想中医的号脉,倒是简单实用,就是不知道准确率有多高。
  • 到悉尼以后感叹房价之高,需要不吃不用7到10年的工资,还需要贷款还利息。但又见到不少华人现款买房的例子。富二代三代也就算了,毕竟人家自己家的钱;还有另外一部分是官二代三代,他们哪里来的资金?不少同事在抱怨,说就你们中国人有钱。
  • 推油着什么急,人家秦家的公子公主有的是资源,可以翻墙出国深造的。 RT @PKUbuzheteng 绿坝解散了,推油们抓紧集思广益,为秦刚的孩子健康成长出谋划策吧.
  • 西德以来,西班牙终于获得欧洲杯世界杯双冠王。荷兰继续无冕王,这支荷兰早已不是两年前的。上半场荷兰太过分,中场以后还是很精彩。
  • 想到2008年欧洲杯的荷兰队了,2年就变成这样了?
  • 如果荷兰夺冠,简直就是世界杯的耻辱。他们踢的不是足球。澳大利亚的主持人如是说,
  • 本届荷兰队员,罗本,施内德,李小龙,李连杰,成龙,泰森......
  • 现在每周六的固定项目就是去距离住处十公里外,Sydney Paddy Market,一个硕大无比的农贸市场。四百万悉尼人周末赶集的地方。买下来发现四驱车的后备箱还是不够大。
  • 虽然1:0,但比赛足够紧张,足够精彩。结果是终于有新世界冠军了。
  • 那只著名的章鱼预测西班牙的胜利。这只章鱼预测了之前五场德国队参加的比赛,全中。 http://news.bbc.co.uk/2/hi/world/europe/10521867.stm
  • 虽然现在世界杯已经成为在非洲举行的欧洲杯,实在太想看荷兰西班牙对决了。可惜喜欢的球队一支一支离开,所以决定从现在开始喜欢德国队。
  • 梅大娘也在现场,进球后挺害羞地站起来。
  • 悉尼的西面一个半小时车程,就是“蓝山”Blue Mountains,等春天去郊游吧。http://wikitravel.org/en/Blue_Mountains
  • @ruanji 用了电子裁判,省了不少twitter上的口水。电子裁判做越位进球没问题,其他还是有误判的可能。
  • 明显越位。裁判问题在于各自尺度不一样,虽然fifa规则是一定的。看德国对塞尔维亚那场,同一人上下场尺度都不一。
  • 发现我是跟世界杯转的,02年日韩世界杯期间在东半球,06年德国世界杯在西半球,10年南非世界杯在南半球。只不过这次算错经度,看球不易了。
  • 德国队1986年以来第一次世界杯小组赛失利。
  • 裁判员不是来裁比赛的,是来打扑克的。下面好玩了。
  • 不看点对点的网络直播了,装好了tpg的iptv。速度快清晰以外,还可以不听央视的解说了。
  • 在悉尼开车,需要两个必备的东西,GPS和墨镜。上次出去就是没带GPS,也没带墨镜,迎着太阳没看清除路标,转到一个单行道...
  • 刚买好车,就出去在窄路上三点调头,顶倒别人的围墙,还好是全险。五年没有摸方向盘的结果,虽然也算是五年无事故“驾驶”。
  • 能看的比赛也太无聊了。不如早睡早起看最后一场。iphone有无应用可以直接看球的?
  • 这个世界杯各国球队战术太好了,坚持看到最后一张,http://www.pdviz.com/wold-cup-team-strategys-for-the-world-cup
  • Missing the days in Germany so much when the world cup is calling...
  • 现在才想起在欧洲看球的便利来。在这里好看的球在凌晨,还让不让人第二天上班了。
  • 世界杯就要开始了。一个月前申请的网络到现在未成,所谓澳洲效率。怎么看球还是个问题。
  • 商学院的学生今天到工学院的楼里上课,下课了听到楼道里面传来学生们的对话声音。有两个特点,大部分是女生,很多说的是中文。
  • 下午,几个写程序做模拟的一起小组讨论,由于投影仪兼容的问题,一个人用大学的PC做报告。被下面另一个人鄙视,说怎么用Windows。其实大家都是Linux下面写程序的。
  • 悉尼号称阳光灿烂,到今天已经下雨一周了,现在外面暴雨如注。刚才,系里秘书发Email问各个房间有无漏水。看来也不是常见的状况。
  • 搬家搬进Townhouse了。
  • 一天看了九处房子,腿都跑木了。还只是悉尼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区。提交了申请,等下周通知了。
  • 到悉尼都五天了,还没机会去距离住处几公里远的海滩。今天要去看八处房子,估计要跑断腿了。
  • 其实这里的冬天也阴冷,不过最低温度十几度而已。RT: @vanvan: 大家今年都在逃离那么阴冷的德国么?RT @mulberry 恭喜登陆澳洲,以及绑定 iphone,呵呵
  • 阳光强烈,每天早晨出去,在阳光下都感觉一阵眩晕。
  • 中午到悉尼号称小上海的Ashfield区看房子,顺便吃了次西安泡馍,正宗地在西安都不太容易找到。
  • 悉尼的火车上,人手一个iPhone。澳洲的手机商用合同拴住了这么多用户。不幸我也成为其中的一个。
发布在随感随想 已有标签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2 条评论

  1. 发表于2010/10/02 03:00 | 永久链接

    本届荷兰队员,罗本,施内德,李小龙,李连杰,成龙,泰森……

    超级无敌了

  2. 发表于2010/10/08 06:09 | 永久链接

    很精彩,我怎么开不了twitter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