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上的胡言乱语(八)

胡言乱语摘录(2011年7月至2011年9月)
-----------------
2011.07

  • 所谓的渐进,也要看向那个方向“渐进”的。如果向相反方向走,还不如不“渐进”。关于选民不投选票的问题,其实反倒是民主的优势。你可以关心政治,或者根本不想关心。5 Jul
  • 关于民主国家选民选择不投票的问题,实际上不能和中国选民
    不投票类比。这个我到德国很久才慢慢了解到。开始觉得低于60%的投票率,可能说明民主没有必要。但实际上,和美国不同,折射出来的是对于现实生活的满足
    程度。哪个政党上台都差别不大。否则选民可以拿起选票,至少他们有这样的权利。5 Jul
  • 要知道澳洲原住民到1962年才有法定的选举权。这个体制
    只有几十年时间。需要一定时间走向成熟完善的民主制度。一般的印象,都是唯美国民主为标榜,实际上民主的形式有很多。包括可以有教育水平参差不齐的选民。
    而且民主体制本身是发展的,和专制是对立的。这就是我对中国渐进民主不乐观的原因。5 Jul
  • 每天午饭,都有一群固定的人一起讨论某个特定的话题。昨天
    说到穆斯林世界的多妻制,有两个穆斯林兄弟,说多妻制至少比多情人好吧。好坏妇女有一定的法定权利。几个法国女士就说到法国人对婚外情的看
    法:affair is rise of spirit. 大家纷纷说要做座右铭。5 Jul
  • 恩,澳洲是民主国家,虽然用惩罚措施对待不投票的选民;但是在专制国家,政府用惩罚措施对待投票和参选的选民。这个是本质区别。5 Jul
  • 希望你说的情况,若干年以后可以实现。只不过,我觉得寄希望于高层开始的变革,就如封建社会盼望明君和清官一样不现实。更别提温的演技了,可以不说温吗?他们只是想平稳过度而已。5 Jul
  • 看了上期the economist的中国报道,我觉得很羞愧,作为一个中国人,竟然对于中国的了解,远远不及写这篇报道的记者。5 Jul
  • 关于写进宪法的“民主”:人家朝鲜全名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就更别提有没有写进《宪法》了。难道他们也可以实行渐进民主?5 Jul
  • 稍有不同的是,我不觉得为了民主而要搞乱社会;而是现在越来越不民主,会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反而搞乱社会。因果的区别,我党经常混淆了,然后拿来当理由糊弄大众,用得太多的手法啊。5 Jul
  • 《经济学人》中国报道,水平与国内报道的差异,主要原因有
    二:第一,数据和事实的获取渠道;二,能否做合理的逻辑推论。这两件事情在国内的媒体都是有很大困难的。国内的报道,由于屏蔽的原因,很多数据和事实不能
    使用;而对于推论,则是有导向性的,不是基于逻辑,而是基于利益的。5 Jul
  • 继上次DELL PC内存失效以后,昨天发现DELL计算集群里的一块硬盘坏了,弄得一个计算节点下线。照理说服务器的硬件选择应该是照顾可靠性的,DELL为了缩减成本,看来什么都可以改变。拆除硬盘一看,Made in China,原来是老乡啊。5 Jul
  • 为了使用澳洲的电子报税etax系统,终于开了一次笔记本上的windows,才发现原来这台机器已经六年多了。用ubuntu的时候,没有这么明显的迟滞感觉。6 Jul
  • 今天午饭聊天的话题是种族歧视。说到欧洲对于犹太人的观点,法国的阿拉伯人问题。我说歧视不一定是在人种之间的,只要人为把人分成几类,标准随意,就有可能最后产生歧视。例如在中国城市中的农民工。6 Jul
  • 作为一个老式Palm的忠实用户,相比iPad2,HP touchpad 已经胜出。更别提,webOS是基于Linux的。6 Jul
  • 写了一篇两页的Review
    Report拒了一篇文章。文稿里一百多个公式,怎么看怎么不对头,最后发现第二十个公式里隐藏了一个等号,不是无条件相等的。后面的八十个公式全错。
    唉,花了两三天时间看文章推导公式,然后写Report,而且没有报酬。这不是脑死亡的活雷锋是什么。7 Jul
  • 老江这次难道是学始皇帝?等内部权利平衡了再说?7 Jul
  • 在抵制日货,抵制法国货以后,中国人终于开始抵制红十字会了。也算是进步。7 Jul
  • 电子版的the economist都快看完了,这期的杂志还没有寄到。明天就是新的一期电子版本发布了。主要原因是澳洲太边缘了,而且邮政系统不算发达。8 Jul
  • 看来这个周末要加班了。一周都在干paper work。周末继续。8 Jul
  • 一个中国同事要回国做教授了,谈到之前找到工作前,回国度假比这边工作忙多了。各级院校领导那里得一家一家拜访,还有做行政的,需要了解每个人的背景,盘根错节的关系,比搞研究辛苦多了。8 Jul
  • 作为一个搞理论和模拟的,现在要去教人做实验去。所谓赶鸭子上架。8 Jul
  • 做实验,要记住所有细节,并且成为习惯,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是模拟好,知道错了,终止重来。8 Jul
  • 就是说花费,时间和资金,还有人力都是花费。现在有成果的实验和模拟都不好做了。 RT: : 模拟有时候也重来不起啊,我的case还不算大,就要3,4周。反而,如果不考虑花费,实验相对重来的快吧(大多数),如果是什么疲劳类实验(周期较长),那重来就费了。8 Jul
  • 我们之前的图书馆,网上订书可以送到你的邮箱。不过前提是那个研究中心太大,到图书馆要开车去。 RT: : 上次让学校图书馆购买的书已经到了 Social and economic networks 8 Jul
  • 明天出发去农场,不过天气预报50km时速的风,不知道会不会到了以后就准备回家。9 Jul
  • why did they bug Mac at the first place? The price of Mac includes already the software...9 Jul
  • 采桔子归来,地点太偏。一行五辆车,只有二辆找到目的地。10 Jul
  • 靠近Wisemans Ferry,很漂亮的地方。 RT: : 又三下乡啦?跑了多远啊,什么地方? RT : 采桔子归来,地点太偏。一行五辆车,只有二辆找到目的地。11 Jul
  • 我认识的一个中年博士生,到现在不相信温室效应。要收他的税,估计会让他怨言满腹了。11 Jul
  • 温室效应这个问题,实际上存在不少支持和反对的证据,只不过前者更占主导地位。因为毕竟这是一个科学问题,总有反例的存在。但到了大众理解层面,就成了有些类似宗教的性质,所谓believe。有人对于证据进行筛选,剩下的都是支持自己论点的证据。11 Jul
  • 工党这次也是逆水行舟,牺牲了不少选票干的事情。不过至少是一个负责任的行为,这点不像澳洲的盟友美帝,在国内压力下一直没有签排放协议。11 Jul
  • 压电陶瓷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现有技术批量生产的都是含铅材料;第二个问题是,陶瓷属于脆性,使用起来问题不少,可靠性也不佳。只能等替代的软压电材料(flexible)才可能。11 Jul
  • 哪家出版社?我用elsevier,LaTeX交稿件,只有一次图片问题(另外一次是Word提交有一个公式排版问题),后来都没有任何问题。他们直接从你提交的TeX文件出的排版。原则上没有任何问题的。11 Jul
  • 研究工作中经常遇到复杂性问题,例如具有分形特征的表面特性。但是往往存在两个可以类比的问题,都包括这一复杂性,处理的时候,就可以将两个问题的解进行抵消,排除了复杂性带来的影响,而不必执着于对于复杂性的描述。一般最后的解都是线性方程,特别漂亮。12 Jul
  • 这个抵消复杂性的简化处理,往往是一些专注于做实验的人所缺失的。这也是那个ARC项目评审人写的评审意见中体现的,集中于细节,而缺失宏观的框架。以后自己写评审意见也要注意到这个问题。12 Jul
  • 对,如果那人提到这个疑问,我倒不会怀疑他作为评审人的能力,下面也有讨论的余地。可惜还没有到这一步。其实写出两个问题的控制方程,看解的形式就可以了。12 Jul
  • 刚装了 Mathematica 8,非常不错。只不过之前在大学IT支持部门申请下载链接,花了10天方有回复。不知道怎么会花如此多的时间?开始慢慢适应澳洲的工作节奏了。12 Jul
  • 这个差别也太大了,3.0属于石器时代了。不过我用的第一个版本也是那个时代的了。现在的改观,对于3D可视化支持特别好。之前画个复杂曲面都要半个小时,现在可以实时旋转。12 Jul
  • 在带一个法国来的大四女生做实验,怎么感觉她小得跟个高中生似的。再想想,原来自己已经老了。12 Jul
  • 难道是CSIRO? 据说只有那里存在纯研究职位。12 Jul
  • 下午要听一个讲座,演讲人是一个退休教授,在他的简历里提到他主持的工程,有连续一系列的在迪拜的工程,包括那个世界最高828米的Burj Khalifa的地基勘探工程。迪拜是土木工程师们的乐园。不光要建高楼,还是在沙上建高楼,很有挑战性。14 Jul
  • 研究生的时候就学过这个模型,不过和现有模型比较改进不大,还不太好用。国内所谓重大贡献,要不是自己说的,要不是拿钱衡量的。14 Jul
  • 我们这里是减少会议室,咖啡设施,增加办公室。你们倒狠,直接减少厕所数量。14 Jul
  • 国内评奖,到这个层面,应该都不再专注于论文了,无论数量还是质量。主要还是关系和学术政治,例如院士的裙带关系。怎么感觉在澳洲也是差不多的呢?14 Jul
  • 从山区搬了一台电视回家。但是掐指一算,还正是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看电视的。15 Jul
  • 澳洲电台One,对于中国鬼城的一些采访。其中提到中国房市的泡沫,已经不是美国房产泡沫可比的。  15 Jul
  • 大学的泳池就在几百米外,去年就打算办张年卡,结果到今天才去。游了0.7km,已经筋疲力尽了。之前几次去“游泳”都是带着小羊同学,在池子里走来走去而已。18 Jul
  • 德国ICE卖的直接就是站票,上车再找座位。需要预定座位的话,要额外交两三欧元,临开车前也订不到座位。不过列车满员情况比较少。19 Jul
  • 服务器一块硬盘出问题。在等了大学IT部门两周以后,昨天上午直接打电话给DELL,中午已经通过DHL把硬盘送到,下午来了一个技术支持,更换了硬盘。在质保期以内,服务效率还算不错。19 Jul
  • 买到电视以后,从电视台看了一部电影、一集连续剧。画质不错,可惜10分钟不到就是广告。澳洲电视台的广告数量和频率都是惊人的,还好少儿频道很少有广告。看来还是需要买碟来看的。19 Jul
  • 和隔壁的一个同事聊了他的工作,原来是做太空农业(space agriculture)的。具体交流以后,发现虽然针对问题不同,基本原理上还是有很多相同的,聊天结果就是准备在三个月内写篇短文,关于微重力环境的物质传输问题。19 Jul
  • 昨天大雨,到教授家中修改文章,工作超过10个小时,5页的Letter修改完成3页半。几乎是从头重写一边的感觉。21 Jul
  • 昨天晚上,看见直播卡梅隆在英国议会就窃听丑闻辩论,争论到面红耳赤。想想中国的政客们真是幸福,到时候封锁网络,封锁关键词。连网络上都不准讨论,别说什么人大辩论了。太和谐了~21 Jul
  • 写的短文,letter;不是平常的长文,full length paper。要是回复review花这么长时间,那有回复Science 或者Nature了。21 Jul
  • 恩,不过中国政客,如果不是某人的精子,还是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马屁能力的。这个西方政客没法比。21 Jul
  • 有一天,和同事聊天,说到投票问题。说有中国特色的举手投票和鼓掌投票,把他们给惊诧了。说了个词,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vote by clapping hands"。21 Jul
  • 越南同事马上纠正我说,鼓掌投票不是中国特色,越南也有,明显是带有“社会主义”特色的。21 Jul
  • 悉尼qvb对面的Kinokuniya书店。港台版大陆版都有。21 Jul
  • 中科院系统那么大。这些钱不算太多吧。政府系统的总额更惊人。21 Jul
  • 每次Economist印刷版寄到的时候,都已经把电子版读完了。下次续订直接订购电子版了。22 Jul
  • 终于修改完这个letter,越改越短。原来,写文章可以用如此短的篇幅,表达足够多的信息量。之前写长文,主要在于表述的清晰,论点论据的安排。写短文完全不同的风格,看来还是写短文难。需要不断锻炼。22 Jul
  • 动车事故以后,看到如此多的来自民间的报道。感觉已经和非洲革命时的私人媒体有得一拼了。党妈估计压力很大,变化只是时间问题了。25 Jul
  • 知道一个朋友要回国做教授。回去做高铁相关的研究课题,他提到投入研发的经费是高铁造价的1%。数量上来说,作为研究经费已经不算少了。可惜有两个问题:一,百分比如此低,哪里来的自主知识产权?二,高铁已经上马,才有真正研发。难道都是做事故分析去了?25 Jul
  • 这次“自主研发”和“安全有保证”的动车事件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敢去尝试“自主研发”,不久要上马的国产大飞机。25 Jul
  • 在澳洲买车,无论新旧都没有。甚至不是推荐的。可能这里人少吧。25 Jul
  • 发现汽车轮胎慢撒气,在停车场被人提醒一次,在去加油站打气的路上,被后面车提醒一次。看来热心人还是不少的。
    去维修站一看,原来是个钉子扎到轮胎里。25 Jul
  • 黄仁宇一直在提中国如果可以“从数目字上管理”,就有希望。如果他现在看见中国的“数目字”,尤其是官方数目字的版本,估计是要惊诧了。25 Jul
  • 如果是为了观众,做了中国特色的翻译。那么下次电影里面提到什么共和党民主党,一律翻译成共产党。翻译美国内战片就更好了。25 Jul
  • 失眠,早上班。平常上下班半个小时的路,今天只用了十分钟。四点到办公楼,满以为是第一个上班的人。竟然发现两个清洁工人早已经开始工作了。果然是不一样的人生。26 Jul
  • 看了一下德国1998年ICE事故的wiki, 事故原因分析是车轮设计原因,作为一个机械工程师,看到的分析还是非常合理的。相对而言动车那个wiki页,看到的不是事故分析,而是体制分析。26 Jul
  • 终于提交了文稿。在线提交过程中,遇到不少问题,还好克服了。已经过了编辑这关,下面是找评审人。两周以后就可以有初步的结果。还是短文好啊,还有一篇投出的文章,四个月还没有结果。28 Jul
  • 虽说是短文,写好和修改的时间都花了半年。到最后,基本看不出第一稿的样子了。28 Jul
  • Need to do some reading for the next project, back to some papers in 1980s.28 Jul
  • 除了瓦良格以外,不造第二艘航母的主要原因:怕追尾。 中国正改造废旧航母用于科研试验和训练 瓦良格不会用于作战 不建新航母或因技术不够 28 Jul

-----------------
2011.08

  • 讨论了一下和 Rio Tinto 的未来合作项目,发现身在澳洲大学里,想赚点外快是很困难的。大学层层盘剥以外,经费实际操作也是非常困难。比起国内的横向课题,就很不灵活了。1 Aug
  • 另外,还有公司和大学之间的知识产权(IP)方面的问题。很多学术圈里的人,都是想一边赚钱一边搞研究的。在大学和公司的争夺过程中,最后可能什么都搞不成。见到几个脱身大学,到外面开咨询公司的人。1 Aug
  • 龙应台这本《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怎么可能在大陆出版。需要删改的内容,“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不敢说百分之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2 Aug
  • 今天打电话询问软件问题的时候,终于发现一个比我的“德国口音”还重的人。那人在斯图加特上学,本来就是德国人。到澳洲来做技术支持。3 Aug
  • 在德国五年,感冒一次。搬到澳洲一年,己感冒五次。差别怎么这么大?3 Aug
  • 推上的#mosman标签是在悉尼北岸的一个区。现在新闻里正在追踪那里发生的炸弹事件。3 Aug
  • 这个中介这么仔细。就租个房子,还要找你的人事确认。4 Aug
  • 我第一次喝espresso,是在意大利开会的时候,也是嫌量少,连喝两杯。结果下面的一个会议期间,坐在下面,感觉心率一直维持在一百二。4 Aug
  • 用google查询人名Jean
    Sulem,可以查到两类介绍,一个是法国小提琴家和音乐教师(例如wiki),一类是工程系教授(例如google
    scholar)。最近才发现其实就是一个人,可以把两件事情都做得出色,还是差异如此大。最近写的一篇文章,估计最后就到他手里评审去了。4 Aug
  • 认识的好几个科学家都可以拉小提琴,当然不是职业小提琴家的水平。对于他们,音乐也算是一种脱离世俗生活的方法。其中有个美国女人,一家三代哈佛,当年为了爱情到德国,现在五十多岁了还是单身。4 Aug
  • 昨天晚上去Burwood一家湖南菜馆,装饰画是主席的画像,里面特色菜是“主席家乡回锅肉”。这个菜名不能简称,否则就成了“壮志饥餐主席肉”了。5 Aug
  • 对了,这家湖南菜馆里特色菜,除了“主席肉”,还有不少“XX炒腊肉”。难道故意起这样的名字?5 Aug
  • 不知道国内有没有传统媒体会报道这样的故事。 RT: : 在微博搜搜「王惠」这个普通的名字,就可以明白这是个多么操蛋而没有人性的国家。5 Aug
  • 原来澳元开始高台跳水了。动作305D。9 Aug
  • 昨天修改了一篇Review文章,竟然有14个co-author。都不知道第一作者怎么和这些人协调的,反正提交了我们这边贡献的一个小节。前阶段还在想,科学论文统计数据中的合作者数量,也是一个指标。现在发现都是数字游戏,例如,这篇文章就搞定了合作者的问题。10 Aug
  • 得知一位回国不久的朋友以第一作者发了一篇Science。替他高兴。回想在德国时,是邻居加球友加奶爹帮...多好的时光。11 Aug
  • 你家人的签证没什么问题吧?旅游都不让来,只好去北朝鲜解闷了。11 Aug
  • 中国今年己经超过英国印度成为澳洲最大移民来源国了。这只是合法移民。难得党国还在宣传,不少人还在认同专制。11 Aug
  • Out recent patent application, published online now:  16 Aug
  • 到一家公司去做关于计算方面的技术支持,发现他们的计算集群上竟然跑的是Windows,文本编辑器只有notepad。建议用vim和notepad++,得知竟然不能在集群下装软件。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就是煎熬。17 Aug
  • 终于完成和某人一起合作的最后一篇文章了,由于无法和他进行符合逻辑的讨论,合作的过程实在痛苦。还好已经到这最后一篇,也不希望有任何新的文章了。17 Aug
  • 得知父母的签证可能有半年期限,虽然最初申请了一年。原因是我们现在还不是绿卡和国民身份。唉~总比欧洲的签证好些,最多就只有三个月。17 Aug
  • 多谢提醒,等贴签以后看看有没有类似限制。17 Aug
  • 果然是女儿好,不过我家的现在还不会做类似的事情,只不过高兴了会对我使“双峰贯耳”。17 Aug
  • 从游泳池归来,发现几次游超过一千米都是跟在一个老头后面,慢慢游。不过这个老头游得不算慢。其实要领就是:要预热,保持节奏,中间不要休息而已。17 Aug
  • 一个来自黎巴嫩的朋友提到这个2005年发生在澳洲的种族事件。wiki写得很详细,慢慢了解。 17 Aug
  • 一个两岁小孩的视界: 架一台迷你摄像机在她的头盔上,从一个两岁小孩的角度看这个世界。18 Aug
  • 来了一个意大利博士生,当初考雅思没有过悉尼大学的语言要求,只能灰头土脸地走“联合培养”的道路。结果人家会意大利语,法语和英语。读博士还有语言要求,读博士还要交学费,满足着两条,也就英国和澳大利亚了。19 Aug
  • 在做一个项目,太空农业,看来NASA还真准备让人类在太空安家了。19 Aug、
  • 昨日去市中心,遇到一个来参加孩子毕业典礼的香港人。1970年从大陆逃到香港,现在三个孩子都在海外读书。谈起香港回归,不免有点伤感。毕竟当初是为了逃避这个制度离开大陆,看来是没能够逃得更远。22 Aug
  • 想起当年看1997年看CCTV回归直播的时候,印象是我们在救香港于水深火热之中,改变万恶的殖民地属性。而实际上,这是明显的意淫。接触的几个香港人,给我的感觉都是华人世界中,民主意识最高,政治意识最明显的。包括在海外的华人社群中,他们也具有一定是政治诉求的。22 Aug
  • 买的电视用USB放电影,看来只认avi格式的。于是只能在ubuntu下用mancode,一部一部转格式。跑得那个老笔记本风扇不停不歇。22 Aug
  • Remember the Milk 是尝试下来最好用的一个To Do工具。不过需要实时移动设备同步,需要25刀年费。 23 Aug
  • RTM的那个Gmail工具栏还是很有用的。可以在邮件界面里,管理自己的To Do List,这些都是免费的。其实免费的功能已经够用了。23 Aug
  • 里面最喜欢的一个功能是Smart Add,用快捷键就可以添加各种关键词,这个在iPhone App和Gmail工具栏里也是有的。在网页界面里,用键盘就可以完成所有的操作。23 Aug
  • 这样整合在Gmail里,#RTM 基本可以替代Google Calendar + Task。用一段时间以后,考虑付年费支持一下开发者。23 Aug
  • 由于最近在系里连续发生的几件事情,搞得研究小组里的几个博士后都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心起来。想到做研究实际付出的工作时间,一点都不比工业界少,还缺少应有的稳定性。主要还是系里的派系斗争和内耗,所谓的“学术政治”。遇到一些不明智的管理者,这些问题就会被放大。23 Aug
  • 澳洲这里还点趋势,想把博士后当学生用。唉~我的感觉是,这个阶段是成长为独立研究人员的一个过程。看来还是与现实有所差异的。23 Aug
  • 由于昂贵的科学仪器,地震学(Seismology)在1960年代前得不到足够来自NSF的科学经费支持。直到1960年代以后,得到的国防部DOF的支持。原因在于,国防部想测量来自核试验的类地震波。从此地震学才开始快速发展。25 Aug
  • 更正国防部为DOD,手误写成了DOF。25 Aug
  • 帮工业界做关于计算方面的咨询,发现跟医生开药方差不多。看症状然后给出解决方案。只是针对解决某些特定问题的,而不是关于整体的方法。25 Aug
  • 今年年底根据情况,要做一个决定。继续学术界,还是去工业界。个人比较喜欢做学术,但是为家庭着想,还是有可能要走另外一条道路。25 Aug
  • 这个周日悉尼大学Open Day,特地为了吸引新生而搞的一个活动。会有不少活动,还有lab tour。工学院这边估计“游客”不会太多。25 Aug
  • Paper got rejected,
    however, the reviewers wrote a 8-page report on our 5-page manuscript.
    Excellent for starting rewriting the paper.30 Aug
  • Such a great reviewer, he
    catched almost all the weak points of the paper, and then suggested
    improvement from science to presentation. 30 Aug

-----------------
2011.09

  • Reviews from another paper come back. 4 pages detailed report this time. This time is better, only suggestion of revision. 2 Sep
  • Seminar tomorrow. Just finished the slides today... I like for preparation of the slides. 6 Sep
  • 关于这个Blade Runner,Oscar Pistorius,其实只要不是主动结构都是可以用的。为什么跑步可以穿钉鞋,游泳可以穿鲨鱼装,人家装个碳纤维假肢就不行。  7 Sep
  • 看到这句话,搞科研也应如此:How a bad
    idea starts: “That looks easy… I could do that.” How a good idea idea
    starts: “That looks fun… I should do that.”7 Sep
  • It has been done by others. RT: : how about an idea that is fun and easy? 7 Sep
  • Just finished the seminar, interesting discussion with a geologist. He has similar views from the reviews we got before.7 Sep
  • Will have a dinner with another geologist from UQ next week. Also fun to see another type of thinking in applied science.7 Sep
  • 作为一个工程方向的人,感觉是不受这样的折磨就不知道Mathematica的好处。工程这边,微积分还是用得很多的。学完以后,虽然很容易遗忘这些细节,但是对于软件出来的结果,还是有一定的初步判断能力的。9 Sep
  • 从自己的经验,回头看看一直在用的大学教育的知识。做工程项目,必须的几个数学知识背景是:微积分,偏微分方程的数值解法,统计学,简单的张量分析。9 Sep
  • 几个搞地震研究的一起喝咖啡,竟然聊天到最后,可以完美地用科学解释《出埃及记》里所有的“神迹”。起因是火山爆发,引起地震,海啸和之后对于生物圈的影响。15 Sep
  • 操作一个150M的文本文件,Gnome Text Editor比不上vim,后者除了载入速度慢些以外,查找替换都是足够有效的。16 Sep
  • 现在同时做的几个科研项目:月球土壤成形机理,微重力环境下土壤保水性问题。加在一起就是 "pee on the moon",解决人类如何在月球上尿尿的重大科研问题。 28 Sep
  • 收到一个国内朋友的来信,说我的blog很久没有更新了。还以为在国内解封了,后来一问,原来人家人肉翻墙在欧洲开会呢。28 Sep
  • 在英国Amazon上多次买书,每次都是看见CBA信用卡结算的数额比预付的澳元高,还要收换汇的费用。如果这是因为预付和结算的时间差问题,那结算数额应该有时略高有时略低而已。今天,终于忍受不住CBA,申请了一张28 degree的卡。29 Sep
  • 清华新开的几个博士后位置,在海外网站发布,工资都几乎达到美帝博后的水平了。主要几个原因:清华工资上涨;美帝博后实在便宜;人民币升值。30 Sep

-----------------

发布在随感随想 已有标签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发表于2011/10/19 12:18 | 永久链接

    博主太有才了!我学习了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