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上的胡言乱语(十)

胡言乱语摘录(2012年1月至2012年3月)

2012年1月

  • 那天准备从国家公园(Morton NP)返回的时候,到附近的小镇买咖啡喝。咖啡店的店员问我:“stressed?” 我十分差异,他竟然可以一眼看出我的生存状态。后来想想这些小镇居民,确实是过着很好的日子,生活压力很小。
  • 在国家公园露营的那两天,帐篷透风,夜晚寒冷,还不停下雨。人睡在地面上,很硬而且翻身不便,没有枕头。但是那两个晚上,竟然睡眠质量都很好。估计的原因有二:空气含氧量;安静得连虫子叫声都听不见。感觉露营是一件很上瘾的事情,只是开头比较困难而已。
  • 中国的父母估计都很难想象出去露营的好处,感觉家有舒适的床铺,何必出行遭罪,而且还有很多安全问题。其实,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适合露营的国家了,环境、 设施还有如此多的国家公园和海滩。营地里认识的几家人都是欧洲过来旅行的,其中有一个德国妈独自带着两个十几岁的女儿旅行。
  • 另外,这是我第一次露营,之前没有任何经验。第一天晚上连续下雨,帐篷漏水,衣物湿了一半,都是没有经验的后果。但是不到三岁的小羊同学非常喜欢露营,表现也远远超出预期。最后一天拆帐篷走人的时候,她呆在里面不愿意离开。
  • ScienceDirect 改版了,在线阅读的体验好多了,很多时候都不用下载PDF版本,在线看感觉更好。
  • 小组的老板去年申请升职教授未果,原因是论文数量不够,毕业的博士生数量不够... 澳洲学术界怎么搞来搞去都是数数呢。
  • 之前电脑上的usb,一个接iPhone,一个接Kindle,手机换Samsung S2以后,就只要一个mini USB,就搞定了。接口的统一,估计是Apple做不好的。他们喜欢做的就是,先设计一个优秀的接口,然后申请专利,别人不能用。
  • 行业规范的统一,并不一定要限制创新,只是创新以后,要足够开放,来推动新的行业规范。
  • 把用了将近两年的iPhone资料导出,充满电,关机。开始用Android了。开始新一轮折腾。不过Android后面有Google,联系人什么的都是Google上的Contact,所谓云...
  • 科学家长期在中国生活,将导致脑结构变化,引起外界关注。 RT: : 我的大脑和中国科学家的大脑不兼容了 RT : 中国科学家研究发现,上网成瘾类似毒瘾和酒瘾,都将导致青少年脑结构变化,引起外界关注。
  • 知道的一个搞生物力学的德国教授,所有的ppt和出版的书,配图都是手画的。例如 RT: : RT 用手写板给学位审查的ppt画了一套装饰图,完全是给小朋友涂鸦的风格,是不是太卖萌了啊
  • 关于那个德国教授,是个有名的怪人。当年从东德逃出来,被抓判刑,然后被西德政府用财物交换出来。常年带墨镜(无论室内外),穿一双长统皮靴(包括最热的夏天)。这个可以在他的Youtube频道上看到
  • 楼下实验室装修,需要处理一堆旧书架,正好想买,直接装进汽车后备箱。
  • 一篇久经考验的文章(已经不同期刊被拒稿两次),终于得到了Phil Mag两个评审人的报告,基本都是accepted without revision
  • 听了一个ETH教授的演讲,就是很多人坐在室外长凳上,没有任何PPT的辅助。讨论了一个上午什么是meaningful research。这其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 澳洲国庆节,看见电视里女总理被示威者围攻,狼狈地离开。看来太不和谐了。天朝总理怎么会有如此待遇,除了在英国被人扔鞋。
  • 作为一个工程学研究者,申请了一个关于复杂网络的课题(Internet Autonomous System),应用之一是企业破产和重组。看似毫无关联的两件事情,竟然可以写一个项目申请,看来还是要合作。
  • 从小羊同学的Playgroup里,认识了一个同在大学的讲师。之后,翻看他的研究经历,竟然有如此相通之处。只不过一个在土木系,一个在化学系。实际的工作有这么多重合,下次除了育儿以外,一定要好好聊聊工作。

2012年2月

  • 与父母同处一个屋檐下五个月,已经身心俱疲惫。马上开始准备申请基金,感觉已经没有精力了。
  • 系里的计算集群,竟然没有一根独立的电缆。周末要停电,还要关机。这样的基础设施,实在是可怕。这台机器已经不间歇运行了将近500天了。
  • 如此不配套的设施(软件硬件都是),不知道是澳洲大学的通病,还是就只是这所大学。
  • 昨天和一个实验为主的教员谈系里的一个小规模研究经费,他认为主要还是买实验设备,做实验的。做计算嘛,反正都有计算机了。我反复强调,计算也可能非常复杂和昂贵的。难道做实验的人都认为,所谓计算,就是数据处理和曲线拟合吧。
  • turning samsung sII to a media station through HDMI, and added microSD card.
  • MIT的Markus Buehler研究蜘蛛网的力学行为,在Nature的文章,
  • 地质学方面的文章评审,通常评审人可以留下名字。之前那篇文章的评审人就是。一查,老先生已经将近八十岁,在澳洲CSIRO,在学术界还是很活跃,去年还在以第一作者写文章。在这个领域干了四十年,实在佩服他的毅力。
  • 做研究的好处就是,就算退休了,还可以搞研究,而经常是乐在其中。例子有几年前的诺奖获得者,下村脩(Osamu Shimomura)退休了,还在家写文章,用家庭地址做通讯地址。
  • 在澳洲订购Skype,最好的方法还是利用Paypal帐号上的美元,不行就转帐澳元,然后换成美元。澳元高涨,但是还是美元的购买力强。
  • 大学笔记本采购,竟然只能买Dell或者Apple,想弄个Thinkpad还挺麻烦的。之前的T42实在是留下太好的印象了,可靠性稳定性,还有开放(网站上都有拆机手册,自己动手换过不少部件)。
  • LaTeX 加行编号 一些支持LaTeX投稿的期刊,要求加入行号,利于评审,其实就是使用一个 lineno 的包裹就可以了。实际使用中,可能会遇到段落中间的公式,这时行号就需要一些手动调整。可能是于math包不兼容的缘故。
  • 实在忍受不了澳洲的Lenovo了,上次取消订单不给理由以后,我竟然又给他一次机会,想买个T420。几个回合下来,实在感觉不到Lenovo哪点关心客户了。转而到大学的Apple店,不行就MBP了。
  • 有了MacPorts Project,看来是不用装双系统了,Linux下的很多软件都可以直接sudo port install...
  • 看到人家王立军的行为,立马想到了赖昌星。都是手里大把资料的人,后者怎么如此不走运。看来还是共产党员思想水平和斗争手段都先进。
  • 看王立军的wiki页,关于他的生平,感觉这个人要么是Jack Bauer,要么是金将军,感觉前者可能性大些。
  • 这篇写用RTM做任务管理的文章很不错:
  • 用RTM,会上瘾的。刚才建立了好几个列表,增加了五十来个任务,弄得跟大忙人一样。
  • 发现研究课题的重要性,大部分都是写项目申请阶段,拍脑袋想出来的。最后连自己都相信了,感觉是在做些十分重要的研究,甚至乎都可以改变世界的。
  • 一个天性快乐的小孩,也是可以被老人们的负面情绪和负面的教育方式影响的。实在太可怕了。真是想不通,哪里来的这么多负面的东西。
  • 孩子性格中,最主要的部分是自信、自主和自立。其他的东西都是辅助而已。负面教育,破坏的就是这些基本的元素。孩子的教育不仅仅经验,而是一个不断交互和学习的过程。孩子在成长,长辈们也是。
  • 我的父母,在我成长过程中,就是采用的负面教育。在读大学离开他们之后,我才开始培养所谓的自信自立。现在看到他们对于孙女的教育,我多少有些反对,但是却无法表达。这半年以来羊羊的改变,实在不是在设想以内的。
  • 奶奶对于羊羊的设想是,女孩应该在家多看看书,文静,而不应该像现在一天多次向公园跑。到底孩子是按照天性发展,还是按照模具发展?
  • 东西方在孩子教育上还是有很多差别的。但是现在遇到所谓“东方”的问题,其实不一定是普世的,或者有中国特色的。这一点看看台湾版和大陆版“巧连智”的差别就知道了。前者无疑是个优秀的教育平台,我都介绍给马来西亚华人朋友了。
  • 昨天计划了一堆今天的任务,早晨一到办公室就发现有几个技术人员在房间里折腾,只能和同事一起去喝咖啡,进行学术辩论。也是有所收获。
  • 评审了一个澳洲的科研项目。老大,虽然澳洲鸟不拉屎,你也不能拿着人家美国人现有的想法,来写项目申请吧。人家已经发表了一个系列的文章了,唉。
  • 大学的效率真低,上周五订购的MacBook,还说有现货,据说要到下周一才能到。还要自己不停到财务和IT部门打电话催。自己上网订购的话,估计第二天就到了。
  • 大学这边,每个环节都慢,想快些办点事,还得自己一个一个环节催。这点澳洲还真不如德国好,德国虽然效率也慢,但都是标准流程。说一周,就是一周。德国Amazon订货,从来没有迟到过,今天下午订购,明天上午10点到家门口。
  • 发现自己建立一个个人wiki,也是很有趣的事情。算是一种个人知识和信息的管理方式。
  • 悉尼大学入学不难(除法律和医学以外),主要是学费贵,还没有什么本科生的奖学金。低分录取也是很正常的,招收国际学生,学费比本土的还高。澳洲大学的一个主要资金来源,就是靠学生学费。
  • 去年年底悉尼大学宣布裁员的时候,列出的一个理由就是国际学生数量下降。财务紧张,现在从大陆高考直接给录取通知书,应该也是冲着大陆家庭富裕去的。
  • 中午去了趟悉尼的德国总领事馆,再次感受到德国人外热内冷的特点。
  • 昨天周日,一家三代老小畅游 Taronga Zoo。动物园里也是人满为患,悉尼今年的夏天,终于有这么的晴日,大家都出门晒太阳来了。
  • In to list all tasks completed today for reviewing. Search completed:today, save as a smart list. It is a very important list.
  • misses the sub-tasking function, but the alternative way is using Lists. Plan your projects as separated lists.
  • 今天Google Doodle 是赫兹,频率的赫兹,也是接触力学的赫兹。曾经在卡大(KIT)机械系发现电磁波。
  • construction work in office, it has been very efficient in library. Probably I should come here more often during this proposal season.
  • well, library will be crowded and noisy during exam seasons. now it is just between semesters.
  • 收到一份读博的申请,是什么样的精神,才能在申请A学校的时候,忘记把B学校的名字从申请材料里修改一下呢。
  • 从Ubuntu到Mac的转换原来如此简单。到了Terminal里,用vim什么,有错觉都不是在用Mac。另外用Chicken of the VNC映射另一台机器的Ubuntu,就是用一套键盘,控制几台机器了。
  • Ashfield 附近有几个国内小官员,到澳洲以后买房小住。那天傍晚,在公园听见他们与别人的对话,别人问他们在国内的职业,他们说:“我们也是普通老百姓。”竟然也知道提到正真职业以后的尴尬。
  • 卖iPhone 3GS,攒钱买 iPad 3。后者打算给下一代用教育软件的。
  • mac上难道是浏览器Cookie的问题,编辑个ebay条目如此困难。实在不行,回到台式机Linux下面,三分钟搞定。
  • Apple的UI,做得就是比Android好,这一点从小朋友对于两种手机的态度上就看出来了。小羊同学一岁多些就会用iPhone,现在三岁了,还是搞不定Anddroid。Android对于成人用户来说,还行,性能功能和开放度。
  • 周末活动到 Hurstville 饮茶。想想广东人的生活还是挺好的,一天刚开始就饮茶,点心和聊天,很轻松。而且这样的生活方式还带到了国外。和西方的面包房比较起来,中式点心的样式可真够多的。
  • 今天晚来早走,不过效率挺高。原因在于,开始做了一个Time tracker,纪录工作项目和时间,属于正面反馈。然后可以和每天的任务列表比较。
  • 不过暂时没有一个合适的Time Tracker的应用。现在只是用Word里面的一个现成表格,略作改动而已。
  • 大部分讲时间管理(Time management)的书,都有一个例子。就是说有的人钱多,有的人命长,有的人爹官位高。每个人的资源都是不公平的,唯有每天的时间,每个人都是一样多的。所以拼爹以外,时间管理是非常重要的。
  • 今年情人节去看的 The Artist 得了这么多小金人。看来复古还是有一定市场的。
  • 原来法国电影想在奥斯卡拿大奖,其实不是冲外语片去,而是大家都不说话(除了男主角片尾的那句"with pleasure")。这一点,国产大片们可以借鉴。
  • Just received PR granted letter. It took only four weeks after the lodgement.
  • 发现好多之前在德国的朋友都回国了,都是最近两年的事情。昨天听到另外一个朋友,打算回国发展,而且就在最近几个月内。记得最近一次聊天,还在说今年秋天到德国访问时,可以参观他们新买的房子。
  • 上午配置好Outlook,终于可以到大学的MS邮件服务器上,直接收发邮件。之前都是转发到Gmail。进去发现,去年一年尽然有将近2000封电邮,90%都是看到标题就可以删掉的。
  • 今天悉尼大学新生报道,想到自己都已经本科毕业十年了。真是相差一代人哪。

2012年3月

  • Starting early today, and found very effective in the morning.
  • 干了一个周六的早晨,就是翻来覆去地画项目申请书里的图一。最后还是不满意,搁置了。
  • 在局域网内用网线做数据迁移,scp拷贝数据,远远比USB传文件快。问题是Mac OS里面有没有合适做同步的程序?
  • 3月5日,什么时候Google Doodle每年这天变成雷锋,才说明这个模范得到国际承认了。否则说西方大学课堂里有关于雷锋的材料,都是白费。心理学课堂里有很多案例,都是些非正常人类。估计希特勒什么的也在人家教材里,只不过是反面教材。
  • 回想当年在小学里,听到有关雷锋事迹的宣传,搞得我去书店买了本日记来啃。如果老师们把这样的热情,放在其它人物身上,例如科学家的奋斗,那对于孩子理想 的塑造,是有非常积极和正面作用的。而现在记忆里,那时知道的类似人物,少得可怜。幸好后来学会自己独立阅读(但似乎又有出版控制)。
  • 再次收到国内副教授,要求出来做博后的申请。不过一般这些都是自己带经费过来的。出国一年半载,属于升正教授的一条捷径。弄得我们几个同事惊诧于有教职还做博后,我说这叫中国特色。
  • 你说的这个类型,我们系里就有一个:孩子出生几个月就出国,现在快两年了,就回国了几次。原来如此。 “: 有位先生承认,太太刚生了小孩,婴儿很吵,家里乱慌慌的,出来做博后可以「躲一阵」,小孩交给老人。说:千万不能让我太太知道!
  • 身为一个奶爹,以及若干奶爹的朋友,实在不敢认同这点。不过我这么多认识的奶爹,就算是国人,也都是在海外的。在海外,大环境就是父母自己带孩子。父亲的角色也非常重要。当然,一些移民国家,签证容易的,老人出国帮带孩子的国人也不少。 “: 男人还是自私一些。”
  • Proposal finally at page 2… only maximum 6 pages including the reference list.
  • 之前,参加过一个中国小孩的三岁生日聚会,到那里一看,七八家人,除了小孩的父亲,就我一个成年男性。估计国人们默认带孩子是女人的事情。而上周Max的生日,大部分非国人,去的倒是男的多,原因是周末都是父亲们带孩子,母亲们休息。
  • 妈妈们估计挺奇怪的,不过你女儿们倒会自豪。顶着压力也是有所收获的。 “: 是啊,参加女儿的活动,一般只有我一个男人。”
  • 从今天起,早上六点起床上班,上午效率不错。就是到了中午,开始头痛无法集中精力,看来还不适应早起。先去逃班游泳了。
  • 中午和一个加拿大人,一个法国人聊民主。她们都在说,虽然不认同中国的压制,但是觉得政体上还是可取的,毕竟政策的实施更有效。后来想想,实际上这是一个有问题的推论,也就是从结果倒推出过程的合理。
  • 在水里的时候,有了几个清晰的想法,上岸以后发现不是很好,否决了。今天的泳算是白游了。
  • 今年召博士生,一个都没有上贼船。感觉还是要求太高,弄得想来的没条件,看上的人家不来了。哎~ 剩下一个打算自费读硕士的,估计也没有什么期望了。
  • backup tweets in evernote with ifttt. just used existing recipes with some modifications.
  • 看来国内的一些高校老师,由于要完成大量的横向课题,都没有时间做基础研究。整体也是被与项目挂钩的收入体系,弄得心浮气躁。虽然从内心里可能还是喜欢学术的。只能寻找一些出国的机会,换个环境静心研究一段时间。
  • 原来有种方法叫 dimensionalised dimensionless system。中文可以翻译成无量纲系统的量纲化。晕,翻来覆去的,其实就是拿来比对实验数据的。
  • Google Scholar 的个人页面,在关键词里面是按照被引用次数排名的。跟畅销书排行榜一样。
  • 早晨六点上班,下大雨天黑。现在都九点了,大雨天黑,弄得跟上夜班似的。
  • Google scholar 的引用统计,有不少很奇怪的来源,例如,研究人员给白宫写的公开信什么的。难怪相对的统计数字偏高,不过也是研究工作引用的另外一个侧面。
  • somehow feel good to use M$ word to write the document, but with equations, it is really a nightmare comparing to LaTeX.
  • Found out that one unsolved problem in the current proposal has been actually addressed in my previous one more than two years ago.
  • 那个韩德云关于官员财产公开的提案,否决比率达到99.99%,也太谣言了吧。代表人数2978人,剩下还有那0.2978人同意嘛?
  • 那个99.99%否决率的推,传来传去。以后,谁再说美国人数学不好,中国人数学好的人,真应该仔细考虑一下再说了。
  • 昨天参加小朋友的生日聚会,遇到一个当美工老师十三年后,转业设计和销售美工产品的爹。这样收入不稳定,但是就是为了那份职业上的自由。
  • Android Market 变成 Google Play 以后那些0.25, 0.49刀的app,还真不错。连续买了好几个。
  • Thinking about several postgraduate student projects, without any student coming …
  • 写项目申请,昨天工作12小时以上,回家倒头就睡。结果早晨五点惊醒,原因是做梦做到明天考数学,两本书都还没看。好久没有做考试的梦了,按照弗氏的解释是焦虑。现在也就写项目申请可以达到这个状态了。于是,一早起床开车去大学,尽然六点就堵车。
  • 其实原来也没有这么焦虑的,问题在于截至日期已经不到一周,老板看完以后,说题目太土,要改课题。现在几乎是重头开始写。不过回过头看,之前那个果然是太“学术”化,现在的课题卖点好些,不过12%的成功率,简直就是乐透了。
  • Safari has problems while uploading files to ARC RMS system, especially large files (>1MB). Installed a Firefox, problems solved.
  • Really hate MS Word, same file under Mac and Linux appears differently, with extremely ugly equations.
  • DECRA deadline for the university. 5pm today…
  • Proposal submitted. Take a breath now.
  • 今天Google Doodle是悉尼海港大桥开通80周年,总设计师是Bradfield,毕业于悉尼大学,现在土木系会议室里还陈列着他当时画设计图的工具。
  • 想起开学时,系里黑板上写的一段话:"b4 I could not spell  the word Inginier, now I am one." 算是欢迎新生。英文里也是由所谓的“网络体”和“短信体”的。
  • Kindle 限时免费: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
  • 闲散的时候,任务列表按每周每天来写;忙碌的时候,每半个小时都用上了。不知道以后是不是按照每刻钟算。
  • 用Evernote写科研笔记还是不错的,建立一个notebook,然后每个笔记按照"YYYY/MM/DD KEYWORDS"来命名。查找起来也方便。问题就是暂时没有找到LaTeX公式。插入图片的不算,毕竟无法直接修改。
  • 做一个简单算术,关于澳洲教育产业化。一个澳洲讲师年薪算150k(包括养老金等),纯教学任务占40%工作量,一年需要教2门课程,一门课程获30k收 入。比较而言,澳洲学生每门课学费差不多3k,课堂里“小班”70人,也就是说大学每门课程收入210k,实际上课的讲师只拿到1/7。
  • 澳洲的高等教育体系,真是盈利机构。和欧洲大陆的理念非常不同,例如法德的普及和免费高等教育。澳洲大学录取比率40%,而且很多人不需要大学教育也可以 找到一份工作。没有大量政府支持的理由之一是大学教育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获得的资源,也没有必要为此全民交税。需要的人缴纳高昂的学费就好。
  • 这个只是按照小班计算,大班动辄300多人。由此大学每门课的收入可以达到1百万。 “: 做一个简单算术,关于澳洲教育产业化…课堂里“小班”70人,也就是说大学每门课程收入210k,实际上课的讲师只拿到1/7。”
  • 另外澳洲的教育系统,按照签证类型不同而收费。例如父母工作签证的孩子,父母税照缴,但是孩子上“免费”公立学校还需要学费,而且不能参加某些学校的特长班。后者摆明的是歧视。至于公平这一点,只有成为澳洲正式居民以后才有。
  • 讲师也是有级别的,我说的收入,交税交养老金以后,可以留下60%已经不错了。 “: 太猛了,澳洲講師收入就這麼高,那教授豈不是將近年薪百萬了? 澳洲大學難道不是靠國家財政投入發展嗎?”
  • 你们两个在说两个不同的签证,一个学生574,一个工作457。后者是太不公平了,况且今年七月以后,原有的税务优惠LAFHA都要对457签证的人取消了。“: 可是457工作签证的税没有少交一分。为啥子女上学就要交学费。”
  • :福利的基本原则是,本身是有税务体系支持的,所以福利应该与是否缴税状态有关。而不是签证类别。工作签证457的待遇,估计除澳洲以外,在福利国家里面,都是不合理的。
  • 很多时候,要么没有经历这个457阶段,要么熬出头变永居后就忘记。实际有投票权的人,都不太关心。就造成了如此变态的政策,没有人想去改变。我办公室里的同事,拖家带口来澳(四个孩子),两个人工作,孩子上学都负担不起了。
  • 澳洲移民政策每半年改一次。这是老黄历了。offshore,可以拿三年合同申请,但是到PR到手前(1-1.5年),不能开始合同。onshore,需要大概三年半合同,来保证拿到PR时,还有至少三年合同。我说的是雇主担保。
  • 预定了复活节期间露营的行程,总共五天。距离悉尼四五百公里的营地,都比较紧张了。期望有一段假期。
  • Mathmatica 8 里面加入了不少图像处理的功能,例如这里最后一个例子,做《兰亭序》贴的图像分析。
  • Went for car service today, just before our coming Easter trip to Coffs Habour.
  • SMH:中国政坛地震 Seismic shift,原文:
  • 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最新任命的两名中国专家:Dr Kerry Brown and Professor David Goodman,

===========================

    发布在随感随想 已有标签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meixinqing
      发表于2012/05/17 16:50 | 永久链接

      喜欢看你的文章,一点胡言乱语

      哎呀呀该去写proposal了,死线来临。。。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