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明镜上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

昨天看到的Spiegel online(International)上的一篇文章,讲到中国人学习西方的用餐礼仪。看完以后越想越觉得有写写东西的必要了。

讲西餐礼仪,确实有不少不同的地方,刚到德国和小组的研究人员一起在餐厅吃饭时,以前没有任何的经验,有不少要学的东西。那天还和MK说,我忽然开始用两只手一起吃饭了。

但是那篇文章并不只讲这样简单的内容。有一个小节的名字叫 No Spitting,其实不可否认这样的现象在国内普遍的存在,但是我们也知道那不是好的事情,并不是东方的特色。我刚到大学的时候,宿舍里的同学就有随地吐痰的习惯,我们很多人的劝解毫无效果。现在我想,其实应该是他为“人的特色”,而不是他不知道不好。话说回来,昨天早晨还看见一个德国老头骑车吐痰的,不过人家不是在公共场合。我承认这样的差距,但如果把这些内容写进了关于西方礼仪的文章,其实也部分反应了德国人(或者西方人)眼中的中国的现状。

文章最后的图片标注:“Many Chinese may be fluent in technological advances, but western manners remain a riddle.”其实也是很有针对性的。简单翻译为:“中国人在技术方面掌握熟练,却对西方礼仪知之甚少。”想想在德国,从事技术和研究工作的中国人也是不少的。又想到,当时宿舍的那位,如果出国继续在西方保持他“为人的特色”,这样的结论也容易得到。

文章固然反映一些西方的看法,同时也可以想想我们自己。以前到张家界,看到游客乱扔的雨衣,将沿河两岸的树枝挂满;又看到德国之声上关于中国游客激增的消息,难以接受现在每天经过的森林会因此变化。毕竟破坏比保养要容易得多。

在严谨得死板的德国人身上,我们有不少东西可以学。繁琐的垃圾分类、废弃玻璃瓶分类,俨然成为一种天经地义的规则。一个在德国呆了10年的中国留学生,为了省每月20欧的垃圾费,宁愿每次都偷偷摸摸地去扔垃圾。也许是个别的现象,不过我听到他这么说以后,心理一直很难平静。在对比下,不少以前习以为常的东西确实需要再去想想了。

Meet Mr MANNER: Chinese Businessmen Learn Western Table Etiquette

发布在德国生活 | 2 个回复或互链

工作的软件环境

以前在国内读研究生,由于要做有限元计算方面的东西,机器上始终有下面几个软件ABAQUS(有限元);Mathematica(符号推导);Origin(数据处理)。如果说熟练的程度,都是一直在用的东西;如果说喜欢的程度,软件的功能和Flexibility都是非常出色的。哦,忘了说了,都是盗版软件,实验室有正版的ABAQUS,由于安装繁琐,仅仅装了台不用的服务器。

到了德国以后,研究中心的计算机是不能随便安装盗版软件的,于是工作的不少时间用在了熟悉工作环境中。FZK的服务器是UNIX系统,工作机是Windows,于是通讯的时候需要Exceed来运行窗口程序,有限元计算ABAQUS倒是很新的版本,不过只有有限的Licenses,一般交了任务要等前面一个用完以后。而且ABAQUS的前后处理部分都是没有的。于是需要用第三方软件来做后处理,开始用的是FZK的FEMGV,虽然有些菜单,但命令行还是最有效的,用了不久发现输出数据上有不小的困难。于是开始学MSC.Patran,FZK还没有,需要到Uni的服务器上,将FZK的结果传到Uni,做完再传回来。想不通要这么麻烦。

 

   Uni              -------------  FZK     -------------  PC
MSC.Patran                    ABAQUS                 Origin

======== Exceed && SSH ===============

 

昨天装了Mathematica,不过是3.0的,发现竟然没有Import[],不能读外部的数据文件。等Origin的License到今天还没有,一堆数据没有处理。想想国内“便利”的环境,实在羡慕;不过知识产权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互相不尊重,后果也可想而知。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发表评论

在德国第一次理发

到德国1个半月,头发实在长得让自己难受。上周想去的时候,因为周末来晚的话,理发店已经关门。昨天想约一个中国学生在网上提供的理发服务,结果电话没有打通。

今天上午到了附近的理发店,进去以后男右女左。一个年青的德国女理发师,洗头和剪发都十分的仔细。理发师腰间有一个腰包,都是各种工具,桌上的电动刀具也有众多的种类。原来听说德国技师的工具分类清晰,现在从理发师那里也可以知道一些。前后理了20分钟左右,剪完头发也非常满意。

问题是,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价格是什么样的,,毕竟是第一次。17.50欧,没有乘汇率都是我理的最贵的发了。不过后来阿Q一下,反正一个月一次的事情。

发布在德国生活 | 发表评论

今天小组的讨论

下午开会快结束的时候,竟然被组长NH博士点名,要我介绍一下最近的工作。主要是十分的突然,前几次的感觉像是小组成员想讲了,就准备些东西然后开会的时候讲一下。想当然的就有问题了,原来是上午有个通知的信件,然后每个人准备一下。而给我的信,我到下午开会完以后才收到。简直一大“惊喜”。

以前没有任何机会用英语做过Presentation,和MK讨论也处于对话的状态。况且是“惊喜”,没有任何准备。于是在座位上讲了几分钟,就到黑板上开始画了些示意图,讲了10分钟左右。结果,下面的美国女博士生就直接让我再详细些讲。于是再加了些内容,想到什么就讲了。

回到座位上惊魂未定,不过也挺奇怪用英语讲了这么长时间,至于别人是否听懂,就不去想了。计划下一次有些准备,整理一下思路再讲一次。在研究所的博士生Presentation,我的第一次都被派到10月初了,不过这样小组中的讨论确实很有帮助。

发布在科学工作 | 1 个回复或互链

这个世界不大,It's a small world.

到北京签证,碰巧和3个德国人一起坐火车,年青人是德国公司苏州分公司的;一个中年妇女的丈夫以前在FZK工作。

以前和MK讲Y要去Dortmund的BS那里做博士时,他说和BS和熟悉,"It's a small world"。

刚到德国的那几天,完全陌生的环境,住的小镇人也不多,非常安静。转变仅仅在很短的时间,一时确实很难适应。

昨天晚上,和一个在Simwe上认识的,同在德国的朋友聊天,发现竟然也是苏州人,以前十中毕业的;问题是,要到Dortmund继续做博士,说有个职位,那个人后来不去了。“那个人”原来就是我以前宿舍的下铺,一直犹豫是否出国的问题,后来还是放弃了。

今天下午回家时,骑车遇到一个同路的中国人,CHY,和以前住在我公寓里的KY博士非常熟悉,也在FZK工作,以前就从KY博士那里知道他的名字。最后发现以前也是西安交大毕业的。

......

其实,这个世界不大。

发布在随感随想 | 1 个回复或互链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