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稿

第一次撤稿。和两个美国合作者一起写的一篇论文。经过来回十几次的修改,最后给了一个截止日期(平安夜前两天),发了两次邮件说,如果尚有意见,请在这个截止日期前发来。美国两个作者几天都没有回复,于是在周一投到期刊。结果,美国合作者之一,在几日没有回复信件之后,在投文章之后的半个小时就寄来一封邮件,要求撤稿。

于是来回数次邮件的争论,感觉邮件的文字总数远比论文本身长了。另外搞得假期也心情不佳,最后想想,不就一篇文章嘛。最后只能从“政治”正确性出发,给编辑写信撤稿,以后修改再投,推迟一两个月时间。总有第一次嘛。

信件如下:

Dear Editor ,

We regret to inform that we have to retract the paper submission since one the the co-authors is not happy that we submitted the manuscript without him saying a clear yes. He revised the penultimate version of the paper and we sent it the final version but we did not hear back from him for several days and I assumed that he was happy with this final version. When he realised that the paper was submitted after receiving an email from the journal system he requested to retract the paper and requested to revise the paper again.

I sincerely apologise for this request since the paper is already "Under Review" (shown in the system) but I want to be sure that all the coauthors are happy with the final submission. We will address this situation and hopefully resubmit in late January if you consider that this is still appropriate.

Best regards,

上次说,要在2014年最后一周投出四篇文稿。其中一篇文章实在时间不够,没有写完。最后投了三篇,其中一篇还“撤稿”了。不过也算是一个记录了。

PS,现在和美国合作者一起工作越多,越感觉工作在澳洲、或者欧洲的幸福。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实验室集体照

作为一个工课实验室,下面这张合影应该是最好的招聘广告。

下图带来两个关键信息:一、本实验室不缺女生,而且数量不低;二、本实验室不缺经费,想买设备买设备,想买相机买相机。

今天,实验室里法国实习生凯文召集女生拍的集体照,相机是5万澳元的热成像仪。主题是 Who is the hottest girl in the lab?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蓝色书店 (1996.2.14-2014.11.12)

今天,在推上从 @yun_chuang 那里知道的消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1996年,高中时代的我,几乎每天都会到这家书店(当时尚在人民路,就在我的高中对面)。有时候是在晚上,一个人骑车经过安静的沧浪亭,来到这家书店。当时攒下的零花钱,一般都花在买书上。人民路的蓝色书店后面有个茶室,据说,书店老板是个诗人,头顶半秃,但长发披肩。书店里,经常有他的朋友们在后面畅谈。人民路时代的蓝色书店,内部布局比较有趣,用墙壁的高度造出两层,倘使在“楼上”,经常要低头绕过屋顶的大梁。遇到另外一个读者,要互相谦让一番才可以通过。

后来上大学,每次假期回来都是要到这家书店,看书买书。再后来出国,回国的时候,蓝色书店也是每次必须要去的地方。有一次回国后,发现人民路上已经没有这家书店的踪迹。问了几个朋友,才带着当时尚没满一岁的女儿,摸到民治路。找到以后,就像是寻到了一个内心的归属。那是对于“故乡”记忆的一个重要的部分,其它的部分在随着“经济发展”而消失。

去年回国再去,发现蓝色已经转营旧书。估计也是在勉强维持,结局也是意料之内。只不过当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免感叹良久。

现在的苏州,除了国营的新华书店,除了卖教辅书籍的,还有书店吗?蓝色书店的倒闭原因,其实也是众多私营书店面临的问题。固然说是来自网上书店的直接挑战,读书文化的日渐淡薄,应该也是另外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的生活相比二十年前富足太多,富足到却再也没有蓝色书店生存的空间。

那年我刚到德国,发现德国公交里的乘客,大多人手一册书籍,在安静地阅读。阅读带给我们的,是内心的富足与安逸。阅读在改变阅读者,但没有办法改变蓝色书店的命运。

再见,蓝色书店。

图片来自 @yun_chuang

发布在寻书淘书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在家办公

今天是第一天“在家办公”(Work from Home)。

老大上学,老二上幼儿园。一个人在家,上午过了一大半。家里的办公空间还没有弄,不过没孩子在家的时候,什么样的空间都可以。

到现在为止,主要的“成果”是 Inbox Zero,然后回复了积压几天的邮件。手上有两篇文章要 Review,估计上次做评审太“敬业”太“及时”了,主编一下又发两篇过来。这次要慢些,再慢些。以后,应该安排些学术写作时间,也就这个时间,一个人躲在家里,才有些时间完全不被打扰。

“在家办公”(Work from Home),主要原因是省去了上下班来回的时间,还可以及时接老大放学(澳洲小学放学太早了)。对于这一周中的“在家办公”日,半年前就开始计划,把之前安排在周二的会议都挪走,然后在 Calender 上把整天都预定掉,这样别人安排会议也不会找到这天。灵活的工作时间,应对着生活的压力。在大学工作的好处,也就这些了。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生活

前天下午,悉尼大雨滂沱。下大雨的时候,正好开车回家,能见度非常差,吃力地开车前行;工作一天,疲惫不堪;后座的小二,在大声哭闹。

旁边的老婆来了一句,难道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正是如此?

IMG_0145-0.JPG

发布在澳洲生活 | 已有标签 | 1 个回复或互链
  •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