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感随想 > 海龟,还归?

海龟,还归?

2009年10月2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链接:倍可亲上的新闻(需要翻墙)。海归博士浙大跳楼。

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是从一个已经回浙江大学的同事那里得知的。那时是9月27日,我们坐在空荡荡的候机大厅里闲聊。当时的故事版本,由于浙大的新闻封锁,还没有人名。只是知道一个美国名校毕业的博士,在今年回到浙江大学,谈好的副教授职位没有落实,拿到一个博士后/讲师的位置,由于心理落差而跳楼自杀。

最近从国内出差回到办公室,看到国外的几家华人媒体开始报道。听到了“涂序新”和“西北大学”。终于联系到一个以前知道的人身上。

很多悲剧一旦联系到身边的人,就骤然增加了悲剧的力量。

(长文)……

涂序新博士2001年从清华大学毕业以后,到美国西北大学攻读博士。博士导师是西北大学的Finno教授,在土木工程系,研究课题是颗粒材料的细观力学。了解美国西北大学的人或许都知道,那里是世界上计算力学的重镇,著名的人物有Ted Belytschko教授。涂博士回国前工作的那个岩土力学小组(链接),由于是自己相关的研究课题,还是之前经常去看看的地方,也就是从那里看到 Dr. Xuxin Tu 的名字和照片。当时他在TuXuxin西北大学Andrade教授组里做博士后工作。在那个小组成员名录里,可以见到一张他和女儿的合影(右图,from NWU, EXIF 信息里看出拍摄于2008年2月2日)。那里还有他写的自叙:

After completing my PhD study with Prof. Finno, I continued to stay at NWU working with Prof. Andrade. My research focuses on developing novel computational tools for modeling geomaterials and grain-based media. I like NWU, where I have been able to collaborate with researchers of different backgrounds in many interdisciplinary projects.

Outside of research, I like swimming, jogging, playing tennis, watching movies... Of course, everyone on this team likes playing foosball too. It has been a ton of fun!

在兴趣里,他把足球football误写成foosball(发音和德语里的足球一样),当时在想如果以后有机会去芝加哥,至少可以找到几个踢球的了。(补注:没有拼错,是我搞错,foosball是桌上足球)2009年9月17日他去世的时候,他三十二岁,女儿还没有满三岁。在西北大学的网页里,同事们在他的自叙后面加上了下面一段话语:

Xuxin passed away on September 17th, 2009. He dedicated seven years of his life at Northwestern and contributed tremendously to our group. He was a wonderful person and a great friend of us.

We will keep him in our hearts forever.

在西北大学七年,今年回到浙江大学。在他毅然决然从浙江大学综合楼11楼跳下之前,在遗书里这样写道:

在此时刻,我认为当初的决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后的发展完全没有预计,感谢一些朋友事前的忠告。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虽然因我的自以为是而忽视。

残酷、无信、无情”的现实,他没有特指。遗书里,他也没有责怪任何人,他说只想安静地离开。或许是美国近几年的经济危机,美国大学里的研究职位数量锐减,很多北美的博士纷纷回国。以至于从西北大学这样名校出来的他,已经放下一些期望在浙江大学找了一个副教授的位置。结果学校“无信”,只给予了一个博士后的职位(!?)。固然,这个事件只是加剧他之前抑郁的一个诱因。然而追悼会上的用语却是“因病坠楼”,也是差强人意的。

很难想象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弃妻弃女,选择离开这个世界。用自己的思维,想想还不如回到美国继续博士后工作。现在很多海归回国,可能待遇上确实和本土的人们差别不大,或许还更糟糕。这一点被很多“土鳖”背后指指点点。但海归们可以随时离开,国内呆不下,再出国总是容易的。

由于也在考虑将来的问题,这次到国内特地看了几个地方:原来的大学,几个相关的单位。由于花了青年时期的七年时间,在安静的大学校园里,很容易睹物思情。但遇到具体的几件事情以后(这些以后有时间再写),就知道原来所谓的中国大学,只不过是一个中国社会的缩影。所谓“独立人格,自由思想”,都不及几个官僚,做学问好了一定要“学而优则仕”,否则很难在大学校园立足。这次“考察”完了以后,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结论,但总不愿“草草”定论。而今天,把之前知晓的悲剧里的人,联系到身边的那个涂序新博士以后,心里难以平息,觉得不吐不快。

……

分类: 随感随想 标签: , ,
  1. sean
    2009年10月22日15:23 | #1

    独立人格,自由思想

    这八个字 什么时候才能体现在众多的大学跟大学生身上

  2. 2009年10月22日15:59 | #2

    国内可以看见的链接,来自科学网
    http://www.sciencenet.cn/htmlnews/2009/10/224333.shtm

  3. 2009年10月22日16:35 | #3

    很多人都劝说不要回去,但现实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想回去。也许是一个围城吧。交大应该还好吧

  4. kcid0401
    2009年10月22日16:41 | #4

    呵呵 杨哥这里更新的也很快啊~

    我觉得他是读书读傻了。更不谈他的妻儿的问题了。
    人变得很单纯?也许吧。
    足现国内的同胞们的生存能力是多么的顽强!

  5. kcid0401
    2009年10月22日16:43 | #5

    yuan :很多人都劝说不要回去,但现实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想回去。也许是一个围城吧。交大应该还好吧

    看个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了。

  6. 2009年10月22日16:47 | #6

    @kcid0401 :其实早知道了,就是不知道是他。
    国内的情况也是一个适应的问题,或者说对于不公的麻木。作为“局外人”的海归,可能很多都是原则性的问题。例如,学术圈子里的无信。纯粹做学问的人,估计很难忍受。在国内呆一段时间以后,估计就麻木了,估计为了生计也无暇去考虑了,估计慢慢自己也无信了...挺可怕的。

    @yuan :我以后再写吧。“还好”的学校尚且如此,就不看别的了。

  7. 世界草民
    2009年10月23日02:26 | #7

    直觉建议,我还想逃离呢,你何必要回来呢?

  8. 2009年10月23日08:37 | #8

    Update 1: 涂序新博士在西北大学小组的Jose Andrade的信件

    Xuxin Tu was my very first postdoc and student at Northwestern. I hired him because of his excellent academic record and great personality.

    Xuxin and I became great friends in a matter of a few months, he was a decisive partner who helped me build a great research group and together we made many discoveries, something I will always be proud of.

    Xuxin was very dear to all of us, including my wife and children. He was a household name since my wife, and specially my daughter, always asked about Xuxin and how he was doing. Every time Xuxin came from China, he visited us and brought something for our home. I very proudly display his last gift in our family's dining room.

    I will never forget Xuxin Tu. I will always remember him as one of my favorite students, brightest colleague, and very dear friend.

    Jose

    Update 2: Google Scholar上可以找到的涂序新的期刊论文(仅博士后期间,不完全列表)

    * JE Andrade, X Tu. Multiscale framework for behavior prediction in granular media. Mechanics of Materials, 2009
    * Xuxin Tu, José E. Andrade and Qiushi Chen. Return mapping for nonsmooth and multiscale elastoplasticity. Computer Methods in Applied Mechanics and Engineering, 2009
    * Xuxin Tu, and José E. Andrade. Criteria for static equilibrium in particulate mechanics computa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Numerical Methods in Engineering, 2008

  9. nancy
    2009年10月23日11:05 | #9

    我的一篇小作,意识到这个情况了,只是没想到有这么极端的事情发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4bdeab0100f4qb.html

  10. Liu
    2009年10月23日22:06 | #10

    也许他在浙大真的太有挫折感了,但是我还是不认同他的自杀,这算什么呢?太不值得了。在国外其实一样有这样那样的politics.只不过在国外读博士或者做博士后期间只是单纯的在一个老师/老板下面做事情,关系很简单,只要把具体的活干好就o.k. 还没到需要自己去面对处理这样那样的politics的位置。而一旦得到一个职位后,就是确确实实需要面对这些东西的,我觉得.另外在国外的时候,大家更能接受自己在一个很普通的职位上慢慢干,甚至觉得升职什么的轮不到自己是理所当然,这样心态也就能非常平和。//

  11. JUNE
    2009年10月25日13:03 | #11

    我感觉他的自杀是多方面原因的,一方面是工资水平太低,自己都不能养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一方面是找不到科研的伙伴,使得自己的科研兴趣没有了可以分享的人,或许职位是他当初回来的时候唯一的一个吸引点,然后又破灭了..

    不过我实在觉得可惜了,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12. 2009年10月25日16:33 | #12

    我关注的关于抑郁致死的新闻比较多,从简单的描述来看,应该是抑郁了,也算解脱了。不过一般抑郁致死都有好长一段抑郁期的,周围的人如果稍加留意是会觉察的,开导开导多交流交流应该可以避免的。可惜。其实我自己很长时间包括现在有时候情绪略有起伏,但是已经度过那段冰冷的抑郁期了,多接触接触人群,多体验体验生活,不管有多艰难,日子总是要过得,而且日子终究会超好的方向过,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去年这个时候,经济危机严重的时候,看了很多证券从业人员跳楼的,其中不乏聪明人士,都是清华毕业的,去年那个走的时候居然还给家人留了一套百万的房产,一切安排妥当,当晚还和妻子散步,第二天就阴阳相隔。

  13. 2009年10月26日09:34 | #13

    @Liu :你搬家了吧。你说的升职与否的问题,似乎是在公司里做的人能够体会到的。而且我们都属于比较无欲无求的,活起来比较轻松一点。其实国内的攀比还是很明显的,从小到大。这点也是压力的来源。不像在欧洲,大家都差不多,也没有必要比来比去。我猜北美也是比较严重的,不过还是比国内好多了。

    @yqf :“多接触接触人群,多体验体验生活”。确实如此。但也是需要接触不同人群和不同的生活的。否则选择了某些特定的人群和生活,有时候形成反差,反而不利于疏解心情。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多接触接触不同人群,多体验体验不同生活”,你说呢?

  14. 月半口欠
    2009年10月27日04:35 | #14

    看得我浑身发冷。。。唉。。。

  15. 2009年10月28日11:17 | #15

    @月半口欠 :你这样有国内稳定工作的还“冷”?背凉的应该是我等海漂和海带...

  16. 乡长
    2009年10月29日06:12 | #16

    第一眼看见涂博士和女儿的照片,想想小囡囡就没了爸爸,无语哽咽中。。。。!看过网上的情况,浙大确实黑,不给人家承诺过的副教授,就给2000月薪,当留美博士是打零工的吗?而杭州房价起码2万/m2,拖家带口的怎么活?我从小就知道中国社会是个墨团团,所以看的很开,混口饭吃。涂博士也是在国内混过20年的了,我想不通为什么这样“裸体”回国,要是我先在米国混个饭碗,弄个什么某某会员啊,FELLOWER啊,利用寒暑假回国教教书赚赚外快,再投个学术老大门下喊喊“某某老怪,千秋万代,一统江湖”,没准过几年混上个国内院士呢。

  17. 黑老爸
    2009年11月1日20:45 | #17

    不简单,跳楼也是需要勇气的,看来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被跳楼"了
    大学老师生存环境太恶劣,心寒!

  18. 2009年11月2日12:47 | #18

    @乡长 :你这种心态,不出国搞科研可惜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心态,搞什么都是可以的。

    @黑老爸 :这次回国也发现了,在国内老老实实在高校做科研是不行的。一定要“学而优则仕”,否则在学校里没有地位,被行政人员鄙视。这次,亲眼在学校里见到一个保安对老师动手,就因为这位老师想进行政楼看一个朋友,而没有带证件。虽然门口有出示证件的告示,校领导进来确实不需要出示的,学校里还有如此三六九等。想想我们这样的单位,有一定的保密级别的,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看来官员的“安危”远远高于一切。

  19. 无情
    2009年11月2日14:09 | #19

    斯人已去,然讣告zheda“附录”欲塞天下人之口,zheda如此厚黑,令人齿冷。

  20. 乡长
    2009年11月4日06:06 | #20

    我搞科研,那是侮辱科研。话说回来,我对真的搞科研的人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的,因为真的搞科研那是要做10多年冷板凳的,要求一个人有着宠辱不惊的内心。看看国内哪个学校不要求你一年发什么SCI文章,那是研究吗,那是灌水。我要是有比尔。盖茨的钱,肯定捐出来在中国造个大学,让超级大牛先对预备小牛过过眼,一年招个20——30人,每年给个100万人民币,养你10年,你想干吗干吗去,哈哈!

评论分页
1 2 10510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