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09年5月 的存档

德甲谢幕,卡鲁返回乙级

2009年5月23日 没有评论

今天08/09赛季的德甲谢幕。比赛没看成几场,德国一般都是收费电视直播,要看比赛还得看CCTV5。最后,沃尔夫斯堡(狼堡)拿到了冠军,与排名第二第三的拜仁慕尼黑和斯图加特,获得明年冠军杯小组赛资格。

在提前一轮降级的情况下,卡鲁队(KSC)今天竟然在主场阻击了处于德甲前几名的柏林赫塔,4:0的比分。好坏挽回一点颜面。后者由于这个结果无法进入明年的冠军杯小组赛,而只能去联盟杯。据说,今年的升级降级规定有所改变:甲级最后两名,乙级前两名互换,降级倒数第三和乙级第三名再赛一场,胜者进入甲级。卡鲁这次倒数第二,没有任何理论上和实际上的希望。

前年,卡尔斯鲁厄队(KSC)在离开10几年以后,返回甲级。这次降级,又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过回到甲级。前年,我们还曾经到卡鲁的主场,Wildparkstation,看过卡鲁和科特布斯的比赛。作为主队的"伪球迷",反倒看见客队科特布斯替补邵佳一热身的时候,还比较兴奋。直到那场比赛终场,邵佳一也没有获得上场机会。

分类: 德国生活 标签: , ,

摄影《颤音》和罗兰·巴特的《明室》

2009年5月20日 没有评论

dpreview.com上看到的一张照片。名为Trilled(颤音),拍摄地点是德国城市达姆施达特。

0103172-01.jpg

开始分析照片上的细节,"阅读"摄影作品。

周末的一天,父亲带着两个儿子,从市中心的书店出来。地上那个布包,上面写着Thalia.de,是德国一家连锁书店。满满的一包书,今天收获甚丰。走累了,在喷泉旁边休息(也有可能在等待购物中的母亲),兄弟两个急不可耐地让父亲读书里的故事。父亲翻开书开始讲。似乎是一个带惊悚的童话故事,沉迷故事之中的兄弟俩,忘却了往来人流,忘却了背后泉水叮咚,忘却了时间。而这一刻,就是摄影师按下快门的时候。

照片里,有两个很喜欢的细节:兄弟俩的神情,虽然是在市中心,却似乎已经被故事带到另外的世界;背后的喷泉,成滴状凝结,更像是时间的停止。题目Trilled(颤音),估计也是跟兄弟两个的表情有关的,显然听的是个恐怖的故事,至少是个这样的开头。

......

最近,读完的一册书是罗兰·巴特Camera Lucida: Reflections on Photography (中文的译名是《明室》,我读的是个英文译本),巴特在书里提到摄影的两个特点,studiumpunctum。这是两个拉丁词,作者说法语里没有更合适的表述,英文译本里也保留了这样的用法。前者是照片给人的一种体验,对于不同的观者是相通的;而后者则是关于细节,一些小的触动,更私人化。读到书里后面那点关于punctum的时候,时常闪过《天使爱美丽》里的一个场景,爱美丽在电影院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电影里的细节,例如,人物背后墙上的那只苍蝇。同样是法国人,难道对于细节的关注也是类似的?

PS: 喜欢M8的人,恩,这张照片就是M8拍的。

飞翔的白鹳

2009年5月19日 没有评论

现在几乎每天中午,都要骑车来回于研究所和家里,准备家里一大一小的午饭。StorchImMai.jpg

今天,天气异常地好,蓝天白云。中午,回办公室的路上,经过一片油菜地,快进到森林的时候,抬头看了一下白云。从天际线扫到头顶。发现云层之间有两个黑点,以为是盘旋的鹰。停下自行车,倚在路边,看得出神。等那两只"鹰"飞低一望,原来是两只白鹳,展着双翼翱翔,忽高忽低。经常见到居住在鸟园里( Vogelpark)高柱上的白鹳,时而行走在附近的绿地上觅食,动作有些木讷和僵硬。而此时飞翔中的两只白鹳,没有任何束缚,自信而高傲。它们属于天空,抑或,天空就是属于它们的。

一直想象不出,它们眼里的世界,尤其是这时高高鸟瞰下的世界。不禁想到之前,食堂张贴的飞行学校的广告,看到以后给自己带来的触动。少年时的梦想,青年时没有去实现。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往昔的热情。

出神之间没有注意到,一直依的那根柱子,实际上是机动车和自行车道的分界。之间,来往不少的汽车,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司机们估计会奇怪,到底这天空会有什么样的吸引力。

来德国快四年了,几千次来回于相同的道路,类似的风景。倘使没有留意,没有那片刻"闲暇",我们依然重复在枯燥的生活里。

IMGP0219-1.JPG
油菜地

PS: 白鹳是德国的"送子鸟"。医院产科里都有白鹳的装饰。

分类: 德国生活 标签: ,

今天做的工作

2009年5月18日 7 条评论

有一个问题,折磨了我好几天,问了几个搞这个领域的人,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昨天晚上临睡前,忽然有个想法闪过,曾经想爬起来写到纸上,后来还是相信可以记那么一晚上的。今天早晨起来,整理一下思路,发现记忆力还不算太差。看来有点苗头。

上午,骑车冲到办公室以后,开始实现这个想法。在笔记上,写了几页公式,画了若干示意图。做了半天快吃午饭了,在几乎可以写出结论的时候,忽然不太喜欢那个一开始就做出的假设。

于是翻出上世纪70年代的一篇文献,非常系统的工作,研究了一个下午。看到最后发现,其实也有我最初做的那个假设。作者声称,在统计上,可能这个假设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我在想,直接用统计的方法,何必非这么大牛劲,最后都是一个上限一个下限。

在下班前,终于放弃了,又回到了问题没有解答的起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

PS,测试WordPress的 LaTeX 功能:\(\)。采用将 LaTeX代码放在双$$符号之间的方式实现。

分类: 科学工作 标签: , ,

《Dreamhost 空间免费共用计划》

2009年5月18日 没有评论

关于空间共享的问题,放在这里了:《Dreamhost 空间免费共用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