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评审人制度

昨天午饭讨论的话题是评审人制度,包括论文投递和科研基金申请中的评审过程。评审人制度(peer review)是一个经常为人诟病的体系,但是鉴于没有什么更好的替代,只能找这样一个不算是最差的方式。评审人制度有不少问题,例如经常有些意见完全相背的评审意见,例如拖拉的评审过程,例如最后只有三行的Review Report。同事Rachel的一个经验是,经过六个月的等待期,得到的两个评审意见,每个三四行。难道真需要这么长时间来写如此长度的报告?相比而言,我上次的一篇论文,长度只有四页,结果得到的评审意见竟然有八页,而且只花了两周时间。虽然最后是拒稿,但不得不赞叹那两个评审人的专业精神。

很多时候,编辑邀请评审人(Reviewer)看文稿的时候,评审人大都处于礼节而接受,将截止日期放到日程上,就此了结。直到截止日期,期刊发出提醒(Reminder),评审人才草草了事。我觉得现在既然都是电子投递,一些大的出版社其实可以提供一个更好的电子系统。在截止日期以外,借鉴一些Social Network方面的东西。一个类似“通缉令”的形式,还是不错的。例如,将需要评审的论文放到网络系统里,给相关的评审人发出邀请,先来先得,满足一定数量的评审报告,就“结案”。这样也给评审人提供一定的竞争机制。而作者也可以通过这个系统,逐个回复评审人意见,而不必等待半年的时间。

午饭讨论以后,一个同事就寄过来几个链接,是几个成名科学家总结自己的经历。有些读起来还是很有趣的。

1)评审过程
http://www.uky.edu/~cfox/PeerReview/Index.htm
http://faculty.virginia.edu/brodie/ghosts.html

2)一些科学论文用语的实际含意
http://www.devpsy.org/humor/academic_phrases.html

------------------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Twitter上关于羊羊的条目(五)

关于羊羊的条目(2011年7月至2011年9月)

  • 一般用中文讲故事,都是从“一天...”开始的。偶然和小羊用英文讲故事,她老大意见地叫“一天,一天...”。语气从恳求渐变成不忿,最后可能会把书拿走自己看去。  5 Jul
  • 让小羊造句,说一句完整的话。她想了想说,“爸爸,妈妈欺负羊羊。”  6 Jul
  • 从英国运来的《小王子》到家了。由于有不少插图,羊羊看到以后就要求给她讲故事。篇幅不短,只能以后等她长大了慢慢讲了。如果她喜欢,就可以鼓励她学法语,看原版的。  7 Jul
  • 昨天在农场,后面有个人连环打喷嚏,羊羊听见以后说“小狗。”她以为是小狗在叫。我连忙纠正说“是叔叔打喷嚏。”后来想想,纠正了也是有问题的。以后她真听见狗叫,会不会说:“叔叔”呢?  11 Jul
  • 悉尼科技大学UTS有幢高楼,杵在悉尼的城市建筑群之前,楼高窗户小线条僵硬,非常工程化非常难看。周末开车带小羊进城,小羊指着这幢楼说:“烟囱。”  14 Jul
  • 有天晚上,和羊羊讲故事,她指着书上的一头猪说“爸爸”。我不假思索就说:“你爸爸才像猪呢。”结果发现,我们两个说的是同一件事情。 11 Aug
  • 在停下的汽车里,让羊羊坐在前排。她干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按那个双跳灯,按亮以后咯咯直笑。  22 Aug
  • 羊羊从Powerhouse Museum参观,那是一个悉尼关于科学和工程的博物馆。我问她,在那里做什么了,她回答说:“搭积木。”原来展示没看多少,倒是在游乐场玩得很高兴。  22 Aug
  • 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和羊羊一起出去倒垃圾,在大门口信箱里取出一颗事先放好的巧克力。然后看着她拿着巧克力一蹦一跳地回家,难道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22 Aug
  • 羊羊在痛苦地戒尿布过程中,从周一开始。爷爷到悉尼以后开始戒烟。一老一小。  15 Sep
  • 现在才发现羊羊原来这么会拍马屁。爷爷奶奶周一刚到悉尼,当天就会说:“我最喜欢爷爷了。” 15 Sep
  • 羊羊看巧虎,知道安全精灵说的危险因素,有烫和电两种。昨天坐火车去市区,经过车站Newtown,和她说了站名以后,她伸手说:“烫。” 19 Sep
  • 奶奶一天早上打算带羊羊去图书馆,口误说成“去上学。”羊羊听到以后兴奋异常,去壁橱里取出珍藏的书包背上,自己穿好鞋子,就等上学去了。 28 Sep
  • 羊羊前阶段戒尿布,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原来打算只戒白天的尿布,没想到她每天凌晨都自己要求上厕所。夜用尿布都是干的。小女孩长大了。  28 Sep

--------------

发布在养牛笔记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Twitter上的胡言乱语(八)

胡言乱语摘录(2011年7月至2011年9月)
继续阅读 »

发布在随感随想 | 已有标签 , , | 1 个回复或互链

做了一个 Survey

上午到办公室,就看见 @xiaoweih 发的一个链接,关于澳洲政府寻求研究人员反馈的新闻()。

这个主题正是我们几个一起吃午饭的博后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其他的话题包括,带孩子,民主,和美食等等)。澳洲由于工业界相对薄弱(相对欧美),科研管理机构经费相对贫乏(相对中国)。唯一的优势就是学费高昂,搞得大学很大部分的经费来自学生缴纳的学费。于是这个大学体系都是有明显偏向于教学,而逐渐忽略研究的比重。在管理层面上,则体现在对于研究支持的不足。而相比较,研究经费的申请,则过度偏向track record,或者说论文数量。后者的原因,主要在于经费总额低(政府没钱),来自工业界的关注少(工业薄弱)。

这些都是对于年轻科研人员(early career researcher)的挑战。对于这个人群,大致有两个选择。

一)如果需要职业的稳定性,最好就直接在大学谋求一个教职(Lecture)。那么繁重的教学任务,就使得分配在科研上的时间骤减。另外,一个好的研究者,可能不一定是一个天生的好老师。这样的讲师职位,往往并没有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我见到不少天生的教师,也有不少优秀的研究人员,但同事做好两者,似乎有些困难。

二)第二条道路,就是博士毕业以后做博后,或者拿各种fellowship(例如澳洲之前的APD和现在的DECRA)。这样可以有一个相对长期和稳定的研究阶段(三年到五年),来发展新的研究方向和研究兴趣,也可以适时地建立研究关系网。但是由于这个阶段里,很多人都专注于研究,而没有教学,到最后就又面临来自教学的压力。我们组里有个牛津毕业的博士,三年拿了总额一百万澳元的科研项目,但最后去申请一个讲师职位的时候,被婉拒。这个就是澳洲的现状。

从这个Survey里,也可以看到这些问题已经被认识到,例如选项里提到多次教学与科研的平衡问题。我写了几个意见,就是对于年轻研究人员,应该提供更多资助的机会,不仅仅是来自政府机构(例如ARC),经费还应该来自大学和研究机构的支持;对于讲师职位,应该逐步增加教学负担(例如在五年的时间段里,逐步增加)。

不过澳洲对于研究人员,也是有不少相对的优势。例如相对高的博后工资,与欧洲类似,但远好于美国;例如有相对稳定的职位,有两年三年的博后位置,而不像美国往往只有一年时间。另外,相对欧洲,博后完成以后,换成教职的可能性比较高。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 | 发表评论

Twitter上关于羊羊的条目(四)

关于羊羊的条目(2011年3月至2011年6月)

  • 一周以来都是加班到很晚回家,到家的时候,小羊已经吃完饭在一边玩。一天晚上,看见我回家,她在门口迎接之后,帮我拉出饭桌的椅子,又拉过来自己的椅子爬上去陪我吃饭。小姑娘果然长大了。 6 Mar
  • 小羊开始辨认车型了。认识卡车了,然后看见卡车就说“卡车”,看见皮卡也说卡车。最厉害的是,看见人家敞篷跑车,也急忙说“卡车”。估计逻辑是,都是没有盖子的车。还好开跑车的不懂中文,否则要哭了。 15 Mar
  • 小羊今天两岁。 17 Mar
  • 现在全中文教育的羊羊同学,在接受逐步的双语练习。跟她说“苹果的英文是Apple。”她抬头往上看,然后说:“鹦鹉。”跟她说“葡萄的英语是Grape。”她抬头往上看,说:“鹦鹉。”...后来发现,原来是把“英文/英语”误解成“鹦鹉”了。 20 Mar
  • 羊羊喜欢去公园,等我上班了,妈妈在家问她:爸爸哪里去了?羊羊回答说:“公园。“ 21 Mar
  • 昨天买回一个鞋架,把以前堆在门口的鞋子整理到鞋架上。今天发现被羊羊又整理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原来她还有秩序控。 21 Mar
  • 羊羊现在搞清楚去厕所的作用了。每次我们上厕所出来,她都会跑过来很关心地问:“尿完?” 24 Mar
  • 自从羊羊会简单问答以后,还是挺有趣的。看见公车,她说“Bus开走了。”问她Bus干什么去了?她回答说:“Bus吃饭饭去了。”看见救护车,她说“救护车开走了”,问干什么去了?她回答说“救护车吃饭饭去了。” 10 Apr
  • 小孩子这个阶段,学习语言还是很快的。昨天和她做电梯上楼,门一关,她就说“Going down”,虽然说反里,但是从来没有教过。估计是在卖场里电梯听到几次,就此学会了。 10 Apr
  • 今天独自带着羊羊,买了Sunday Funday(悉尼地区周日的家庭票),先火车,再轮船,最后坐大巴回家。把悉尼地区的所有公交类型都尝试了一下。 10 Apr
  • 给羊羊试了一下带气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叫“辣~”(现在凡是特别的味道,她都分类成辣味)。不过立马喝上第二口,问好喝不,回答“好喝~”。小孩子的好奇心还是很重的。 10 Apr
  • 昨天带着羊羊坐轮船时看见Lunar Park里面的一个大观光转轮。我和她说,等明年她三岁了,就带她去玩。回家以后,问她几岁了,一直说“三岁”。 11 Apr
  • 羊羊会回嘴了,今天她在刷牙的时候乱摸,我说“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她回答说:“有关系啊。” 24 Apr
  • 小羊会用数码相机了,当然是基本操作,就是point-and-shot。昨天晚上她忙活了半天,把自己的玩具都拍了照。 6 May
  • 小羊会告状了。我一回家,她跑过来和我说,"妈妈欺负人呢。"问题是还不会背着告状。弄得变成公开告密了。 26 May
  • 带小羊同学到市中心一广场上看现场乐队表演,看了很久,她评论乐队的表现,就一个字,"吵"。 5 Jun
  • 和小羊对话,问疑问句。用中文问,一般她会回答“好”或者“不要”;用英文问,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意思,她会回答“ye”。小孩的语言环境判断还是很有趣的。 29 Jun
  • 两岁的小羊,秩序性非常强,这几天晚上吃完晚饭都和我一起出去倒垃圾。如果我没打算去,她就会去取出一个空垃圾袋,到处找垃圾装。倒完垃圾以后,每次她都会到院子里特定的一棵树下面采一片叶子,然后到游泳池旁边看水,最后才回家。屡试不爽。 29 Jun
  • 据羊妈说,去图书馆玩,小羊在玩玩具的时候,被别的小孩抢走玩具。她会说:“哥哥,一起玩,好嘛。”结果那个“哥哥”没有理她跑走了。她就回去另找一个玩具玩。在西方社会需要强势一些,从小就要培养,不过小羊不在乎的时候,做父母的就不知道怎么教了。 29 Jun

============================

发布在养牛笔记, 杂七杂八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