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很小

之前就知道我们的邻居,一个塞尔维亚籍的单身妈妈,带着她三岁的女儿要离开现在的单位,另谋高就去了。就先称呼她为D吧。

D在瑞典拿的博士学位,物理学专业。来德国的之前,已经有了这个女儿。由于我们是邻居加同事,之前多次在上下班的公车上聊天,她非常健谈。由于要照顾这个孩子,同时还要工作,她的父亲、母亲、姐姐就轮流过来照顾孩子。之所以要全家动员的原因是,虽然塞尔维亚是欧洲的一部分,却不是欧盟的一员,所以塞尔维亚人进入德国境内需要签证。而德国的《外国人居留法》则要求到德国探亲访友的人,最多只能呆三个月,然后要在境外等候半年,才可以第二次申请。于是,要照顾这个孩子必须做的事情就是需要至少三个人,来回倒班。在之前聊天的时候,D也经常在抱怨这种体系,弄得一家人都疲惫不堪。听听D的一些抱怨,其实觉得她是不太可能在这里长久呆下去的。最近,由于我骑自行车上下班,遇到的次数不如之前那么频繁。只是道听途说知道她要离开这里,正在寻找新的工作职位。

昨天出行遇到她们(D,女儿和D的姐姐)一家坐上了去机场的专车,拦下汽车道别。询问之下,竟然是去中国发展了!还是去苏州!我说你前面不提,竟然直奔我老家去了。之前是邻居,之后也算。这样一说,搞得她们几个倒挺激动,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三言两语也说不清,说以后写电邮、打电话联系吧。

不知道中国是否有类似德国那不通情理的《外国人居留法》,想来就算有,也有通融的余地。

20091224152029106

PS,记得之前就曾经以类似的题目写过东西,这里。

发布在德国生活 | 已有标签 , | 发表评论

11å¹´…

坊间传闻,若干论坛上从今天开始这个“11年”已经成为敏感词汇,已经与“胡锦涛”、“黄片”等词汇并列。这个“词汇”来源在于今天(12月25日,西方圣诞节)刘晓波案件的审判,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宣判以后,Twitter上可是开锅了……早晨起来看到这个消息,实在是很难平静。

倘使仔细读过《08宪章》全文的人,很难想象任何一个人竟然以此获罪,因言获罪。一张纸上写的都是在任何一个民主社会里,普通到和菜场里的白菜一样的东西,竟然在一个现代社会里,有人因此入狱,还是11年的重刑。我之前的猜测是3年,已经算是不轻的刑罚,和杭州飚车和酒后撞死人的两个司机差不多。因为很难想象刘晓波还能有如此的影响力,可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说到这个罪名,实际里面是有矛盾的,例如把“国家”和“政权”并列,到底是颠覆哪个?(类似的伎俩还有:以“人民”代替“公民”,以“人民民主专政”代替“民主”,以“在某党领导下”代替“独裁”,以“和谐”代替“因言获罪”)不知道这个政权为什么对这么一张纸,如此害怕。固然《08宪章》的共同起草人中,刘晓波是骨头最硬的一个,之前几次入狱监禁都没有磨平。想来这11年刑期对于他来说,或许也并没有那么出乎意料。11年以后,他也只有65岁。

这件事情里,这个政权的容忍度如此之小,出乎我的意料。形容刘晓波的个性,“温和”和“理性”算是非常恰当的。如此打压温和派的结果是非常可怕的。但凡有些“反动”的人,实在没有选择了,不能走中间改良路线,不能当卢俊义了,那只能上梁山了。

不过,这个政权还是有很多手段的。一个人总是有很多精力的,温饱小康以后总是有点政治上的诉求的。那么飞升的房价,泛滥的“小三”,就可以打压一大片人不合时宜的想法。金钱当道,倒是解决了一些不和谐的社会问题,但对于传统和道德体系的传承却是有毁灭性作用的。

在社会道德体系崩塌的轰鸣声里,刘晓波这样的“硬骨头”倒是难能可贵。

发布在随感随想 | 已有标签 , | 6 个回复或互链

Twitter上的胡言乱语(一)

胡言乱语摘录(至2009年12月20日)

继续阅读 »

发布在随感随想 | 已有标签 , , | 1 个回复或互链

12月23日...

什么日子?

原来明天是刘晓波案开庭的日子,twitter上一大片黄丝带,看得眼睛都花了。之前,早有人预计了刘晓波案的开庭时间,就是西方圣诞节假期之间,这样来自民主世界的眼睛会少那么一点。

twitter_ribbon

完全的版本在这里。

发布在杂七杂八 | 已有标签 , , | 发表评论

论文

在今天出版的Science,应该是2009年最后一期了。covermed

T. J. Rupert, D. S. Gianola, Y. Gan, K. J. Hemker. Experimental Observations of Stress-Driven Grain Boundary Migration.

Science 18 December 2009:
Vol. 326. no. 5960, pp. 1686 - 1690
DOI: 10.1126/science.1178226

讨论的是对于晶体界面在不同应力状态下迁移的实验验证。文章链接在这里。是和别人合作写的东西,另外三个现在分别在MIT、Penn、和JHU。做实验和模拟花了不少时间,今年年中投稿以后经历了异常痛苦的审稿过程,来回多次,争论激烈,终于知道在那里发篇文章不易。这次合作而已,不是主打,倘使后者,估计太难太难。以后有空来写写具体过程吧,三言两语说不完。

可惜的就是这一期的封面(右图),实在不是想象的那种……

总是觉得Science和Nature是科普期刊,很多细节没有谈论,很多fancy的结果没有显示,例如下图是个更复杂的计算结果,讨论起来太困难,只能省略了。不过有打算写后续的文章,当然是针对专业期刊的。

Science_PRimage

发布在科学工作 | 已有标签 , , | 8 个回复或互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