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知识分子’

女神

2014年5月28日 没有评论

在现代网路用语中,“女神”已经有完全不同的意义。

周一看完澳洲ABC Q&A节目,找到了我的"女神",Tara Moss (@Tara_Moss),维基上有她的一些生平。周一看ABC Q&A时,完全被她的谈吐震惊了,当时的On Screen Twitter上多用的一个词形容她是“eloquent”。当时想到,如果Susan Sontag还在,估计也是类似的谈吐。于是,马上开始找她的相关资料,果然背景不同啊。1973年出生,身高1米85,14岁到16岁做模特,16岁后退出模特行业,21岁在温哥华被一个男演员强奸,23岁开始写犯罪小说。

现在四十岁的她,已经出版9本小说(有几本小说在Audible上是她自己读的),最新的一本非虚构类作品The Fictional Woman,今年五月二十二日刚出版,讲述自己作为女性的经历。四十岁的她现在居住在悉尼蓝山地区 (Blue Mountains),在悉尼大学 Department of Gender and Cultural Studies 做博士研究。

媒体上对于的她的标签有: 'author', 'model', 'gold-digger', 'commentator', 'inspiration', 'dumb blonde', 'feminist' and 'mother'。下面的新书封面上她自己在脸上写下了这些标签(YouTube)。从谈吐来看,应该也是一个自由知识分子。


新书The Fictional Woman 封面

PS,现在ABC Q&A已经是我每周一必看的节目,主要是了解澳洲的政治背景和民主体系。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Tara_Moss

Webpage: http://taramoss.co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ara_Moss

IMBD: http://www.imdb.com/name/nm2113912/

5月26日ABC Q&A节目: http://www.abc.net.au/tv/qanda/txt/s3989247.htm

Amazon: http://www.amazon.com/The-Fictional-Woman-Tara-Moss-ebook/dp/B00I7IAXWM/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pA0Z2PZXg

分类: 澳洲生活 标签: , ,

29岁的市长和刘晓波

2009年6月25日 16 条评论

最近看见的两个新闻。

两个新闻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新闻。

(一)周市长

那个“中国最年轻市长”的新闻,明显看到晚了。不过第一印象是好的。想想看,一个同龄人、一个知识分子通过学识和奋斗也可以有这样的“政治成就”,学而优则仕。读到那个新闻以后的最初感觉是,CCP现在也开始树立类似的美国梦,毕竟是好事,总能给这黑漆漆的官场增加一点点的希望。

然而,看看之后的相关报道就发现,原来是自己一厢情愿。有两个问题:

  • 一,周妻子霍焰的疑点,有人在挖材料,就不评论了。
  • 二,周森峰在清华做硕士时期发表的论文涉嫌抄袭

第一点,打破了原来对于官场自我改良存有的一丝幻想,就算是这次是作秀,都没有作成功。

个人来说,最受不了的是第二点。写论文的事情,可能一般人觉得没什么,但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基本道德问题:别人脑子里的想法和写出来的文字,可以拿来照抄自己用,还不注明出处;那么,人民赋予市长的权利、国库里的钞票,怎么就能保证?

周市长论文抄袭为了什么?有很多人出来解释了,说清华硕士毕业压力大云云。就别替周市长开脱了,他可以选择不要这个学位,很多人不是没有学位照样当官的?现在采取的是不正当手段,为什么?为了那个“高学历”,为了顶一个“知识分子”的名头,为了在官场上的平步青云。所以说,这是一个基本道德问题。

最后的评论是,一个披着知识分子皮的市长,露出了赤裸裸的官员本色。

(二)刘老师

至于刘晓波,从六四到现在二十年,一直保持着知识分子的硬骨头。多次逆境始终没有改变这个“硬骨头”。暂且不说这“硬”的好坏,这里不评论,能找出比他还硬的骨头,在中国的知识分子里还真不容易。按照骨头成分来说,中国的知识分子,平均来说,在国际上算是“贱骨头”。刘晓波是个异类。我不一定赞同他的政治观点,但佩服他的骨气。看了几遍周曙光发在Google Knol 上的《零八宪章》,还没有那么刺眼的语句,都是人们原应得到的权利,是一种改良的呼声。体现的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基本功能,就是社会批判。里面提到的几个主张包括: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人权保障、城乡平等、言论自由、公民教育、社会保障、环境保护等等。如果要谈民主,没有这点东西都是空谈。固然存在一些比较尖锐的改革提案,不一定适合国内现状。但刘竟然以此获罪,于2009年6月24日被捕,还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估计是“反革命罪”取消以后的替代)。《宪章》出来以后,很多知识分子来声援,包括余英时。一提到基本人权,就被如此处理,也就说明那点权利是敏感的,是老百姓不能获得的、甚至不能摸不能听不能看的。

中国老百姓,可能普遍不太关心,甚至习以为然。后面一点是很可怕的,你可以不主动为此抗争,但是至少要知道哪些是应该拥有的,虽然现在还远没有到那个时候。也不至于在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忍气吞声。

xin_570606232051578134417 liuxiaobo_305

左图:周市长视察;右图:刘晓波

从他们两个人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