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中国’

如果我是中国大学校长。。。

2015年1月14日 没有评论

这个像是一个小学/中学的命题作文。

但我这里写的是一件小事,就是“如果我是中国大学校长”,我会斥资重建大学校园里的所有的厕所。

当年,听一个法国同事说过,一个法国知名社会学家计划全家搬到桂林一家大学里,打算未来十年在中国大陆发展。结果来了三个月,全家就都又搬回到法国去了。主要的原因倒不是水土不服,文化差异,或者学术文化的不同,根本的理由是他难以接受大学里的厕所。。。

最近几次回国发现,几家大学校园里(除了最近新建的楼房),厕所的水平果然是有问题。还有就是异味难除,结果弄的楼道里面都是一股味道。这次参观了一大学科学馆,设备齐全,研究水平也是一流,结果实验室那层楼的厕所弄的,满楼飘“香”。

所以,基于以上的观察,如果我是中国大学校长,我会说,所谓世界性大学的建设,我看还是要从厕所开始。

分类: 杂七杂八 标签: , ,

墙内

2015年1月11日 没有评论

回到国内,经过多次测试发现:没有办法直接在Chrome地址栏里直接用Google搜索,无法舒畅地使用GMail,无法用Google Scholar查询学术文章。每次要这么做,还需要打开一下大学的VPN服务,而这个大学的服务也不是那么稳定。

不过,发现奇特的一点是,如果用国际漫游(Internet Roaming)的手机上网,几乎没有任何障碍。可以顺畅地访问和使用 twitter,facebook,dropbox,gmail。这是个奇怪的问题,所谓漫游,都是使用中国联通的网络(China Unicom),显然通讯数据都是需要穿过网络防火墙的。那么内部的手机用户的数据是经过过滤的,但是国外手机借本地网络就可以没有过滤。

当然对个人来说,这是好事。

只不过,这样不同的处理对待,难道是因为国外手机运营商和中国联通的协议?也就是所谓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个人感觉是一个特意留下的空档。所谓的“一国两治”。

分类: 随感随想 标签: , ,

中国的基尼系数

2014年4月30日 没有评论

数据来自最近一篇PNAS上的文章。Xie and Zhou (2014) Income inequality in today's China, PNAS. http://www.pnas.org/cgi/doi/10.1073/pnas.1403158111

文中图一比较了中美基尼系数的历史(如下图)。

如果基尼系数是0表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平均,即人与人之间收入绝对平等;如果基尼系数是1表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即所有收入都集中在一个人手里,其余的国民没有收入)。这两种极端状态只出现在理论中。

由于这些数据的公布,下面的世界基尼系数分布图(2013年)有所改变。我天朝已经从橙色区域荣升成红色区域。估计在天朝,这些数据属于维稳保密数据。

关于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http://en.wikipedia.org/wiki/Gini_coefficient

分类: 杂七杂八 标签: ,

在墙内

2013年11月17日 没有评论

回国已经一个月,明天就要回悉尼了。
今天才发现这个博客原来国内已经被解封了,看来最近不常写文章,也算是“表现良好”。

在国内出差,只是最后几天可以呆在家里,不过多年不见的中国,已经有如此大的变化。大部分的变化,是现在的我无法适应的。当然回来看看之前的朋友们,也算是不错的机会。

期间跑的城市:北京,绵阳,长沙,西安,南京。坐了高铁和飞机。赶来赶去,时间如逝。有时间再具体写写吧。

分类: 澳洲生活 标签: ,

新闻里的两件事情

2013年1月11日 没有评论

(一)南方周末:

记忆里的南方周末,是在大学里看的。十几年前,西安报亭里的报纸,大部分可以分为两类:“党报”,例如,XX日报;“八卦”新闻,以《华商报》为代表。这是一个在没有新闻自由的土地上必然的分化。那时,南方周末属于介于两者之间,类似的选择少的可怜。阅读南方周末上面的时事评论,其实也是只能在字里行间猜测。倘使有了新闻自由,“党报”和“八卦”都不会消失,只不过前者绝对没有市场,中间地带会多出不少有趣的刊物。

南方周末并不能代表新闻自由,报纸上面的文章也是在审查体系下通过的。只不过这次的事件,是对于本来不自由的新闻体系更进一步的压制。这次,走上街头的八零九零后,呼吁言论自由,敢言敢为,才是中国的希望。

我们距离新闻自由还有多远?当这个问题可以回答的时候,就真的不远了。

(二)袁厉害:

在西方社会,不可能出现袁厉害这样的个人。至少政府有政府的责任,个人有个人的责任,两者之间有NGO。当责任缺失的时候,有法律。在中国就不太一样,和政府讲责任的时候,它和你说法律。例如,袁厉害的收养弃婴。一个弃婴还可能是父母的责任,但近百个弃婴就完全是政府的责任了。如果没有她,这近百个弃婴,当初根本就没有生存的可能。

当袁厉害抱起那些弃婴的时候,没有人和她说法律;当火灾发生以后,政府就开始说法律。

养过孩子的都知道,养个孩子需要多少精力,多少时间和多少金钱。更不用说是残障儿,更不用说是近百个,更不用说后面还有个不谈责任的政府,更不用说在这样一个道德缺失的土地上......

这个就是现实的中国,让人心痛得无法再看下去。

我记不起几个“感动中国”的获奖人,不过我确信袁厉害是毫无争议且当之无愧的一个。

=============

分类: 随感随想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