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的那些事

2009年5月7日傍晚,在号称"天堂"的杭州发生了一件事情,和后来一系列事情。第二天,就看到几个论坛上铺天盖地的讨论,一直不愿在当时写些什么,总觉得有些表面下的东西。到底这件事情触及到了什么?

很多人说是仇富心理,比较到被农用车或者出租车撞,就不会有这么大的社会效应,而恰恰现在就是所谓"富家子"。其实,仔细想想,根本就不是什么仇富,而是对于那种赤裸裸的权钱交易的忍耐已经到了边缘。肇事者的母亲,第一时间到现场,首先想到的是打电话找关系,搞定这件事情。网上流传的肇事者朋友在现场聚集调笑的照片,让观者愤怒。其实,不仅仅反映出的是他们对于生命的默视,而是他们对于类似事件的熟悉。父母的行为,耳濡目染,无论出了什么事情,几个电话,一堆臭钱都可以搞定,不用担心。

事发第二天,杭州交警就做了一次新闻发布会。里面采用了一些模棱两可的手段,这也是之后提问时间的焦点。例如,车速的问题,采用的是肇事者开另一辆车同行朋友的说法,说当时看了一下码表,时速70。而对于路人的证词,交警提到他们无法正确估算时速,这个我也没有异议。无论如何,70km/h 也是超速。如果我在现场,想问的问题是,

对于那两辆同行的车,司机自己都承认开到70,也是超速,你们如何处理了?对于同样违反交规的人的证词,你们是否可以采信?

类比一下,三个人去抢银行,枪杀了一个人,另外两个劫匪证实第三个人没有开枪,警察怎么处理他们的证词?杭州交警的做法就是,放走另外两个,然后说按照两位证人的证词,说第三个人没有开枪?对于时速是70,还是100,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导致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夺取了另外一个青年人的生命。想了解的是,交警到底是如何办案的,什么样的流程,怎么拿到证据的。

在西方国家,类似权钱交易的事情也是不少。近的就有希尔顿家族的大小姐Paris,她在无照驾驶之后(驾照因为之前的酒后驾车被吊销),被判拘留45天。过了若干天,疏通关系,悄悄出狱。结果被新闻媒体盯上,铺天盖地报道。由此,还讨论了不少美国司法公正性的问题。而相比较,中国的新闻媒体太"和谐",不是事实上的"和谐",而是对很多不"和谐"的集体噤声。虽然在媒体上看不见,法制体系里的一些不公正,是大众心知肚明的事情。也可以解释这次事件之后,如此剧烈的反响。比较农用车或者出租车,农民和出租车司机没有那么多的"关系",可以影响到司法和执法的公正性。而一旦涉及到"富家子",在大众心里,早已经有了预期不公正的结果。只有出来抗争一下,才能改变。

这件涉及到大学生的事件,距离64事件二十年有些太近。估计到最后,一定是低调处理,"严惩"一下肇事者,控制言论,"和谐"一些论坛和博客。二十年前,社会不公、权钱交易、法制沦丧、言论控制,似乎尚未及现在的水平,至少没有这么赤裸裸。如今,一味表面上的"和谐",只能把社会推向悬崖边缘。而从现在来看,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还比较渺茫。

上个世纪初,鲁迅在《野草题辞》里这样写: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表面上的"和谐",恰如我们能见到的地上的"野草"和"乔木","地火"却一直不见。

我想,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次公正的处理,而是在呼唤一个公正的法制体系。它不受金钱、权利、媒体的影响,一视同仁。

......

上面的这些事情,就发生在中国一个号称"天堂"的城市里。其它的中国城市又会怎么样?

发布在随感随想 已有标签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4 条评论